揭示近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内核——专家学者研讨解玺璋新作《梁启超传》

[关闭本页] 来源:来源:北京文艺报      发布时间:2012-12-04

20121204100210187.jpg
 

    10月26日,北京作家协会主办的合同制作家解玺璋新作《梁启超传》研讨会在北京文联大楼召开。雷达、陈晓明、白烨、孟繁华、张鸣、孙郁、欧阳哲生、贺绍俊、陈福民、徐坤、徐小斌、马勇、邱华栋、宁肯、祝勇、韩小蕙、周晓枫、徐虹、凸凹、王德领、徐则臣等文学评论家、史学家、作家参加。北京市文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陈启刚出席研讨会,副书记、作协分党组书记程惠民到会并讲话,北京作协秘书长王升山主持。

    《梁启超传》是著名评论家解玺璋埋首创作4年完成的呕心沥血之作。作品以梁启超的生平经历为纵轴,以梁启超与康有为、袁世凯、孙中山等人的交往横向铺展开来,以点带面、以人带史,重新评估了梁启超及其思想的历史价值与当代意义,拨开了清末民初纷繁复杂的政治社会局面,笔触深入到近代中国尤其是近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内核。解玺璋说,当初决定要写《梁启超传》,就是被梁启超所经历的波澜壮阔的历史和他的人格魅力所吸引。在解玺璋计划创作《梁启超传》之初,北京作协便十分关注,与之签约并列为重点选题,全力为他提供方方面面的支持,保障创作的顺利完成。

    研讨会上,史学专家对《梁启超传》给予了肯定,认为这是一部符合史学标准的传记文学作品,所用史料翔实可信,在传记的体例、结构上有可贵的创新,是梁启超研究的重大收获。文学评论家和作家们认为这部作品继承了中国自《史记》以来优秀的传记文学传统,作者以踏实的创作态度,有新意的角度和写作方法,真实还原了梁启超在重大历史事件中的表现和作用以及一位伟大知识分子的现实情怀。

    陈启刚指出,要更好地为作家服务、为创作服务,对优秀作品的出版、研讨、宣传提供更大力度的扶持,还要密切联系作家,做到定期联系、及时沟通,支持作家创作出讴歌伟大时代的精品力作,使我们的文学事业不断地繁荣,文学队伍不断地壮大,文学精品力作不断地涌现。


     可以当梁启超字典用而且很可靠

    张鸣(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这本书出来,不仅文学界很高兴,我们搞史学的也很高兴,这是一部内容翔实、角度新颖的作品。我很感慨我们史学界自己没写出来,让文学界写出来了,并且比以前一些传记作品写得好。以前文学界经常越界写作,有些写法给人一种不搭调的感觉。这本书没有这种感觉,我很欣慰。作者写作很认真,很自觉地按照学术规范做。我看了这本书之后觉得可以当梁启超字典用,跟他所有相关的事情可放心查阅。

     历史是有体温有呼吸的

    雷达(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原主任):这本书的结构,大家都谈到是以人为纲,以人带史。我觉得这不奇怪,没有写人物传记不以人带史的。这本书没有只写出一个骨干,仅仅是梁启超的大事记,而是延展开来像一棵树,有枝叶,显得这棵树很丰茂。比如写了十几个人的关系,呈现一部非常活的历史。还有一个最主要的问题是,以人带史的写作使人感到历史是有体温的、有呼吸的、可以琢磨的,而不是冷冰冰的。写人就有这个特点,便于上下左右回溯。

     塑造近现代中国知识分子群像

    陈晓明(北京作协理事、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传记作品肯定以人物为中心,但是一些作品以人物为中心总是突出一个主要的人物,别的人物都是作为陪衬。《梁启超传》并不是把梁启超交往的人物仅仅作为一个注脚,而是把这个时代灿若群星的知识分子写出来,塑造出近现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群像。我觉得这部书把那个时代和那么多的知识分子呈现出来,是包含一种强大的历史的关怀。对那样一段历史,解玺璋充满了迷恋,进入到那个历史当中,能够近距离地让我们接触到那段历史。

     可以把梁启超作为一面镜子来反思现实

    白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这本书写出了近代以来历次重大政治历史事件中的梁启超,同时又写出了近代以来重量级人物关系中的梁启超,这样的梁启超是各种关系、各种事件、各种运作中的梁启超,这本书通过书写梁启超对中国近代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做了一个勾勒和素描,可以说写出了近代的人物关系史,甚至于人物群像。读后不仅能读懂近代中国,也能读懂现代中国,我们可以把梁启超作为一面镜子来反思当代中国的社会现实,包括知识分子的状态。

     用文学批评家的角度来书写

    孟繁华(沈阳师范大学文学研究所所长):《梁启超传》是向那个时代、向梁启超致敬的一本书。通过梁启超和十几个近代史上的重要人物交往的过程,把梁启超个人的历史呈现出来,这是一种可以接受的叙事方法。当然,在具体的评价里,我们个人的感情和一个人在历史过程中的作用应该怎么去理解,有些情感可能在起作用。解玺璋是文学批评家,善于处理心灵事物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他扬己之长,用文学批评家的角度理解梁启超。一个史传的作者选择这种方法我很认同,也很理解。

     研究和学术需要多回到问题里

    孙郁(北京作协理事、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我觉得这本书对于我们讨论近现代中国文化发展最大的启发,是我们搞研究和学术应该回到问题中去。解玺璋写《梁启超传》就是回到问题里,《梁启超传》里充满了问题,充满了不确定性、矛盾性。梁启超的多变性都是问题,梁启超当年也面临很多问题。回到问题里会让我们思考,《梁启超传》让我们思考问题,使我感觉到我们的研究和学术真的要多回到问题里。

     一部向先贤致敬富有情怀的作品

    徐坤(北京作协副主席、驻会作家):解玺璋是内心的火在地下喷吐的人,从年轻的时候一直到知天命之年,情怀一直都在。但是,他通过写这部《梁启超传》,在梳理自己,也在求证,求证这些年他的思想方法和人生的价值观,想跟先贤对接,同时认定自己的正确。这也像他在访谈里说的,通过写这部作品,他匡清了自己对历史模糊的认知,从一个激进的知识分子又重新变成一个保守派,他又重新来认同这种渐进的改良式的中国社会变革的方式。这点对他个人来说可能是一个最大的收获。

     以理解的角度进入历史

    贺绍俊(北京作协理事、沈阳师范大学文学研究所副所长):梁启超的特殊性,在于他的一生是与中国文明近代建构始终纠缠在一起的。解玺璋是通过写梁启超来探讨他对中国近代文明建构的一种理解。我觉得他姿态非常好,既不是站在革命派一边,也不是站在保守派一边,而是以理解梁启超的角度去进入历史,试图理解梁启超每走的一步他为什么会这么走。用这样一个角度,我觉得能够使他有所超越,不会陷入一些历史论争的纠葛中,能够比较客观地去拨开历史的真相。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