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宝贵的遗嘱

[关闭本页] 来源:北京文艺报      作者:作者:毕淑敏 发布时间:2010-03-10

    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执行主编王咏琴女士,2007年的某一天,邀请我上百家讲坛,谈谈大众的心理健康问题。我没有兴趣,此事便放下了。
    2009年见面,王咏琴开门见山地问,我很想知道您为什么写作?
    我说,我当医生出身,见过太多的死亡,深感生命的脆弱和短暂。我知道人非常孤独,随着物质生活的丰富,当代人的痛苦更多地是由精神层面而来。我希望在自己有限的生命中,和更多的人分享快乐和思考,这就是我写作最原始的动力。
    王咏琴说,百家讲坛的宗旨也正是如此。而且,买您的书读,就算是便宜,也要十几二十块钱一本。可是,你若到百家讲坛谈谈您的所思所想,观众除了掏一点点电费以外,基本上就没有什么花费了,当然,他当年买电视还是花了一点钱的,不过不看您这档节目,他也要看别的节目,所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样说来,上百家讲坛和你写作的初衷是一样的,都是分享啊。
    我从来没听过这样的算账方法,一时间,有点发愣。她的话击中了我。我在西藏阿里面壁雪山,度过了11年。经历过渗入骨髓的忧伤,知道与生俱来的渺小和孤独感,将伴随每个人的一生。为了对抗这种孤独,人们聚集成群,发明了语言和文字,分享感受与心得。以精神之水,相濡以沫。在天的尽头,人容易忧郁。在语言的尽头,人有希望重生 。
    最终,我开始了百家讲坛的录制。
    为什么单单选了关于幸福的话题?我父亲病危的时候,由于部队医院的某项化验设备坏了,必得把父亲的血样,送到地方医院里去查验。我捧着装有父亲血液的玻璃管,奔波赶往城市的另一端。那家医院的化验科主任把填写好的化验单交给我,疑惑地问,病人还活着吗?这张化验单上所显示出来的化验数据,病况极为严重。以我的临床经验,病人应该早就去世了。
    我的泪水夺眶而出,飞也似地往部队医院赶。父亲非常清醒,在病床上他微笑着对我说,我这一生非常的幸福,因为有了我的事业,因为有了你的母亲,因为有了你们……
    这是我父亲留给我最宝贵的一份遗嘱。我的母亲,在临去世前也说过同样的话——我很知足,我很幸福……一个人的生命,即使在遭受无比痛苦的折磨,即使是面对死亡的威胁,他也依然可以感知人间的温暖与幸福。人的精神是任何化验单都无法理解的,幸福无处不在,只要精神屹立,死亡也为之匍匐。
    很多东西,都会因为岁月渐渐地褪去它们生动的颜色,唯有我们对幸福的追求,让我们体验到人生的意义,感受到人生价值的庄严感。这本书收录的是在百家讲坛20讲稿子的提炼浓缩部分。
    我祈愿所有读过这本书的人,都会比未读之前多一点幸福感!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