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围城》给贺岁档一个交待

[关闭本页] 来源:北京文艺报      作者:作者:尹鸿 发布时间:2010-01-04

    今年的贺岁档,虽然号称有几十部电影风生水起,但大多在我看来,都“可看可不看”,甚至“可不看”和“不可看”。直到《十月围城》的出现,2009年贺岁档才终于有了一部“不可不看”的影片。继《集结号》之后,这是中国电影又一部不依赖商业元素(尽管影片中不乏丰富的商业元素)的制作精良、剧作扎实、人物饱满、表演出色、情感充沛、场面壮观、节奏控制丝丝入扣、戏剧冲突层层推进的“好电影”。与那些用商业强奸艺术的所谓“娱乐片”不同,在这里,所有的娱乐都显示了一种艺术的诚意和对观众的尊敬。看到这样一部影片,张艺谋如果没有一点羞愧,那我只能说,他对电影的诚意可能已经完全被对金钱的迷恋所蛊惑了。电影虽是一门生意,但毕竟不是房地产生意而是文化生意。同样娱乐,同样商业,但是品格境界相去甚远。电影并不是仅依靠“俗不可耐”才能得到观众和票房的,把自己打扮成“芙蓉姐姐”去娱乐去换取票房,恐怕很难说是取之有道。
     《十月围城》写的是一组性格各异、舍生忘死、肝胆涂地的“英雄”,但是所有这些“英雄”都是从“自己”的角度和需要,自觉和不自觉地被卷入了这场殊死的搏斗中。他们不是生来崇高,他们为父亲、为儿子、为女儿、为女人、为主人、为朋友、为自我的救赎,也有为民主共和的理想、为不当亡国奴的愿望,被临时卷入了英雄壮举,即便是曾志伟扮演的香港警司,也都以自己的方式介入了这场中国人为自己的命运而进行的血肉搏斗。影片在如此有限的篇幅中,如此紧张的戏剧性情节中,在加入了如此多的打斗场景的情况下,仍然将众多的人物塑造得根基稳固,呼之欲出,几无任何脸谱化的俗套,实在是近年来中国电影剧作难得一见的大手笔。在一定程度上,甚至超过了当年的《集结号》。
    在仅仅一个小时中,他们演绎完了自己的一生。这些人因为各种不同的动机,为保卫一个他们大多根本不认识的人——“中国唯一的孙中山”,一个维系了光明中国未来命运的人,用各种悲壮的方式,献出了他们的生命。其实,这个过程,象喻的不正是中国近现代革命的进程吗?有多少怀抱着不同愿望的人,为了这个有的人明白有的人根本不明白的光明中国献出了他们的生命,在中国这条革命的道路上,有多少有名无名的牺牲者,保卫了革命在血腥中推翻了满清王朝,建立了新中国,走过了文化大革命,进入了新世纪。当影片中,我们听到重光说,夜里一闭上眼,脑子里全都是中国的时候,他们在我心中塑造了一群最男儿的中国人形象。从古到今,在所谓的儒道伦理的影响下,中国人多少逆来顺受,多少忍辱负重,多少苟且偷生,多少卖身求荣,而这部影片中的这群男人们,铮铮铁骨、慷慨赴义,真正是中国人中的尤物,中国人的骄傲。影片中的他们,让我们再次记忆起了孙中山等革命党人,在共和民主理想的驱动下,为了中国人的未来,如何一次次死里逃生,一个个前赴后继,一场场生死搏斗,用了多少的坚持和牺牲,换来了辛亥革命的成功。中国,就是从争取民主平等的残酷搏斗中,开始了新生。
    所以,虽然《十月围城》是一部商业电影,有众多的港台内地的明星参与,有紧张的戏剧性设计,有像甑子丹在大街的人群中腾跃奔跑的令人叹为观止的追逐场面,有各种各样与人物性格相吻合的动作打斗设计,但是,它又不仅仅是一部商业电影,编剧、导演、演员们都把这部影片当做了一种“艺术”,用心用情在演绎这段侠骨柔情、腥风血雨的传奇故事。这种诚意,甚至使观众能够忽略某些细节的还不完全合理,个别场景还没有达到最理想的制作水平。观众被这种诚意征服了并且用感动来回报这种诚意,正如他们用嘲笑来回报那些用庸俗来诱惑他们贡献票房的影片一样。
    其实,无论是《2012》这样的商业大片,或是《飞屋环游记》这样的动画片,美国电影并不像我们想象那么仅仅是娱乐,所有娱乐之中其实都有植根当代人焦虑和梦想的严肃和关怀。而中国电影的商业性,如果都仅仅是为娱乐而娱乐,为商业而商业,为票房而钻放,那么它迟早会被观众所唾弃,迟早会要受到报应的。
    所以,我们庆幸,2009年有这样一部《十月围城》,坚守了中国电影的尊严,也维护了中国观众的尊严。当然,这部影片的大多数主创都来自香港,对于中国内地的电影人来说,不能不说是种遗憾。《十月围城》给了我们一种启示:娱乐也有尊严。
    电影,不仅要换来票房恐怕也该赢得尊严。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