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不保守 创新无止境

[关闭本页] 来源:      作者:王玉 发布时间:2009-05-12

    空竹是小小的北方民间玩具,同时也是京城杂技舞台上重要的节目。北京各团的空竹节目,在最近十年间,相继为中国捧回了三枚世界顶尖杂技赛场的金奖;在解放后的五十五年中,为中国共赢得世界各大赛场的五金三银。在获得的奖项中有些是得自同一个赛场。是什么原因,使北京各团的空竹节目能够符合各层次观众的需要?又是什么原因,使空竹与北京结下不解之缘?今后空竹表演还将会有哪些发展?民间的空竹共经历了哪些变化?这一系列的问题将在下面的文章中加以探讨。

    京城空竹的成就:技巧的超越,道具的革新,形式的多样,个性的突显
    空竹,以竹木为材料制成,中空,因而得名“空竹”,它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区域有着不同的名称。抖空竹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早为宫廷玩物,在古时候年轻女子玩空竹被视为高雅之举,后来逐渐转入民间,多在北方流行,成为过年过节时老百姓手中的一种玩物。关于空竹的最早记载是三国时期曹植的一篇《空竹赋》,之后宋、明时期也多有提及。而清代的记载中,就更加强调了空竹的地域性,清代坐观老人在《清代野记》中写道:“京师儿童玩具,有所谓空钟者,即外省之地铃。两头以竹筒为之,中贯以柱,以绳拉之作声。唯京师(指北京—作者按)之空钟,其形圆而翩,如一轴贯两车轮,其音较外省所制清越而长。”由此可见,当时京城空竹的制作手艺已属全国最高。空竹在经历了一千多年的飘流后,终于在清朝末期成为正式的杂技节目。从此,就有了千年不可比拟的发展。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王氏三姐妹,80年代初中国杂技团的《双舞空竹》,1995年北京杂技团的《玩空竹的小妞妞》,到2005年的中国杂技团的《花旦—空竹》,是京城几代空竹中最具有特色、亮点的节目,每一个节目的出现都与此前的空竹节目迥然不同,非常符合当时时代的要求。京城的空竹节目先后参加各种顶尖世界杂技比赛,取得优异成绩,并代表中国在国外进行访问和商业演出。向全世界介绍我们中国的传统玩具“空竹”,向全世界展示中国杂技演员抖空竹的高超技艺。  
     一、历史回顾:王氏三姐妹
    新中国空竹的第一笔。1950年文化部奉中央的命令,在全国征集一批技术顶尖的民间杂技艺人来京城会试,从中挑选出最好的节目,组建第一个国家杂技团——中华杂技团(中国杂技团前身)。王氏三姐妹——王葵英、王桂英、王淑英的抖空竹就是这些节目的其中之一。三姐妹多次参加国家性的访问演出,还分别在波兰的“第一届国际杂技会演”和苏联的“第六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友谊联欢节杂技比赛”中获得银奖,第一次向世界介绍了空竹。王氏姐妹《抖空竹》成功的背后,有着一些决定性的因素。
    第一,充分符合当时时代的要求。中国杂技经过两千多年的流变,曲折的经历,不可避免的混杂着不少低级粗俗、残忍恐怖的东西。周恩来总理在中华杂技团组建时曾指出:“杂技要给人以美的享受,给人以愉快的感觉,不能用畸形、刺激来吸引观众。”如何从传统艺术中提取精华,扬弃其糟粕,就成为了当时杂技的首要任务。而王氏姐妹的抖空竹正是以健康、质朴、热情的表演与娴熟的技巧,呈现给观众以“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中国杂技艺人站起来了”的精神风貌。三位妙龄女子,身着带肚兜的汉族民族服装,配上喜气洋洋的民族音乐,空竹抖得热情洋溢,充分体现了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喜悦心情,非常贴近当时全国人民欢天喜地的心理。
    第二,领先的高难度技巧。“技”是杂技最为核心的本质。技巧的难度,在杂技的各项包装仍处在初级阶段的上世纪50年代尤为重要。王氏姐妹的抖空竹技术在当时当之无愧的被称为第一。王氏姐妹的父亲王雨田聪明好学,不断在老空竹技巧的基础上摸索、创新,再将他演飞叉时利落、活泼、潇洒的表演风格融入其中,逐渐形成了王氏独特的空竹风格。此后,王雨田将他掌握的技巧先后传给了他的女儿们。王氏姐妹不仅将抖空竹的技术学习下来,还继承了她们父亲利落、活泼、潇洒的表演风格和永远摸索、创新的精神。王氏三姐妹可让空竹围着腿转、围着腰转;还发明了跳铁门槛,就是将空竹投起,像跳绳一样将空竹绳绕身体一圈,再接空竹,从跳一个发展到跳三个;还有钓鱼、蹁板、铺蝴蝶、摆荷叶等一系列轻巧、漂亮的技巧动作。最令观众叹为观止的是王氏姐妹抖的大盖、嘟噜,还有小瓷盖。据说,王葵英的小瓷盖连演八百多场从未掉过,易碎小瓷盖自然也从未有过丝毫损伤。由此王氏姐妹抖空竹的功底可见一斑。
    王氏姐妹的抖空竹影响了空竹发展几十年。她们不断摸索、创新的精神被京城的空竹后辈完好的继承了下来。尤其是王雨田的小女儿王桂琴,更是在以后教授学生的过程中将他们王氏的风格与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
    二、《双舞空竹》
    时隔30年后,中国杂技团的《双舞空竹》,第二次掀起空竹的创新热潮。如果说,王氏姐妹是技术上的创新,那么,《双舞空竹》就应属于形式上的创新。虽然,《双舞空竹》创新的幅度并不是很大,但是却带给空竹的创作一个崭新的概念。当所有人都在执著于技术的难度叠加时,《双舞空竹》告诉大家形式上的创新一样重要,一样可以震撼观众。
    在王氏姐妹出现后的30年间,整个空竹的发展并没有太大的突破,只是在王氏姐妹的基础上难度稍加。《双舞空竹》的两位演员吴立红、张宝华在王雨田和王桂英的精心点拨下,刻苦钻研。两位演员不受文化大革命时期纷乱的干扰,静心研究空竹技巧。终于突破了抖空竹的传统表演形式,由两人合抖一个空竹。她们将空竹中的上轮、大鼓线、左右摆荷叶、漏岔垒等一系列传统动作由两个人合用一副空竹杆共同完成。这种抖法更加强调两人的合作性。两位演员的动作、步伐、节奏、幅度都需要高度一致,大大增加了原有动作的难度。
    《双舞空竹》在表演形式方面,仍延续了王氏姐妹的风格,身穿汉族女子身前带肚兜的服装。这个节目在第十一届世界杂技马戏锦标赛“杂耍项目”对抗赛中获得了冠军。
    三、《玩空竹的小妞妞》
    到了九十年代中期,随着时代的前进步伐,生活节奏逐渐加快,对杂技艺术的要求也更加趋于多元化。这时,由王玉、刘晓静、解梦、柳青四个12岁至14岁的北京小姑娘表演,出自北京杂技团的《玩空竹的小妞妞》完全符合此时的要求。节目的出现在整个杂技界掀起了一场轰动,引发杂技界对空竹,甚至整个杂技以新的思考。身穿红花布上衣,梳着缠红头绳的小揪揪辫的四个小妞妞形象长期浮现在人们的脑海之中,全国各团争相模仿。这全因《玩空竹的小妞妞》的创作中包涵了众多颠覆传统的因素。
    1、音乐、舞蹈的有机结合。首先,便是与舞蹈、音乐的真正结合。自50年代起,杂技表演便尝试与音乐、舞蹈做一些初步的结合。但是,仅处在杂技动作、音乐、舞蹈相互分离的状态。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九十年代。全国各团都在致力于将它们彻底融合的创作,直到由编导罗伟编排的《玩空竹的小妞妞》的出现。《玩空竹的小妞妞》中的所有动作没有单独的舞蹈感觉,或单独杂技动作的感觉。音乐的创作是与编排节目同时进行的。所有的动作踏在节奏中,更加显示了动作编排的严谨。给观众视听一体的全新体验。
    2、主体的形成。再有,《玩空竹的小妞妞》的表演完全围绕着一个主题。节目中所有元素,杂技动作的设计、舞蹈的利用、音乐的结合与人物的包装都是围绕着《玩空竹的小妞妞》这一主题展开的。这使杂技的表演不再空洞与苍白。该节目的指导教师王桂琴是王雨田的小女儿、王氏三姐妹的妹妹。她继承了其父亲永远摸索、创新的精神,创出了一系列复合《玩空竹的小妞妞》的主题的技术动作。她将大量跟头抛接动作融入空竹表演,如抛空竹两小翻接,抛双空竹小翻接,三窜毛接空竹,倒扑虎穿针接空竹,抛空竹小翻连跑上肩接,站肩前桥翻下等动作,充分表现小妞妞的活泼、好动。还有一些纯技巧动作,三跳接腰串加双翻身;赶两个空竹抛起一个空竹下面双翻身接上面空竹;三跳前滚翻接空竹;和最为新颖的叠罗汉动作,三个女孩呈金字塔型趴在地上,一个女孩手拿空竹俏皮地站到最上面女孩的背上,做几个技巧后翻下,这些动作则表现的是小妞妞聪明、可爱、伶俐的一面。以上所述全部属于当时顶级难度动作,但四个小妞妞表演得非常轻松、自如、充满童趣,仿佛果真在京城的街头巷尾玩耍一般。为配合主题的“玩”字,教师与编导一致约定将一个简单、却很有趣的上绳动作放到节目的结尾,而非当时杂技惯用的以最难动作结尾。由上空降下四根细绳,空竹可顺着细绳爬到距离地面七、八米的高度,令观众感到无限神奇。
    《玩空竹的小妞妞》不仅征服了国内的观众,也令世界对中国杂技刮目相看。曾荣获第九届法国巴黎“明日未来”马戏杂技节金奖。于96年参加加拿大太阳马戏团《QUIDAM(陌生人)》的演出,近十年来在北美、欧洲、亚洲各国进行巡回演出。由于《玩空竹的小妞妞》在《QUIDAM》的出色表现,在对观众进行的民议测验中,被选为最受欢迎节目。太阳马戏团也在其98年年底推出的《LANOUBA(鬼屋)》中再次加入《玩空竹的小妞妞》。这台节目在美国的旅游城市奥兰多长期演出。迄今为止,看过《玩空竹的小妞妞》的观众可以说是不计其数。它广泛地向世界介绍了空竹,也向全国介绍了北京。
    四、《花旦—空竹》
    空竹界最近的一次轰动当数今年由中国杂技团推出,王氏小女儿王桂琴在花甲之年的又一力作《花旦—空竹》。在2004年广州举办的第五届全国杂技比赛中,全国各团共推出了五台空竹节目;同年在武汉举办的第六届世界杂技艺术节中,中国杂技团推出了《花旦—空竹》。六台风格各异的空竹节目在同一年出现,2004年真可谓是空竹之年。在这六台空竹节目中,唯有富含京味的《花旦—空竹》独占鳌头。该节目在2005年初,法国举办的第二十九届法国巴黎明日杂技马戏节获得“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奖”。这是全世界杂技的最高奖项,也是所有抖空竹节目中获得的最高奖项。京城空竹此时此刻达到了又一巅峰时期。
    1、京剧的融入。《花旦—空竹》由近十位女孩共同表演。一个个头带花翎,身兼杂技、京剧双重韵味的空竹小花旦呈现在观众的面前。《花旦—空竹》的最大亮点就在于杂技的姊妹艺术京剧的成功融入。与《东方天鹅》完美结合芭蕾舞一样,《花旦—空竹》是近年来借鉴姊妹艺术中少有的成功案例。节目的教师王桂琴很早便产生了利用京剧元素的想法,几年来一直致力于寻找杂技与京剧之间的切入点。在教授学生空竹技巧的同时,也着重训练学生的身韵、表演。当王桂琴将这一想法与节目的编导商量后,编导非常支持,并建议每个演员的头上带上京剧的特征头饰翎子。几经实验,确定一米长的翎子并不妨碍技巧的发挥。翎子富有的弹性还增加了所有动作的美感。不只是头上的翎子,他们在节目编排上也融入了大量京剧的身段,使抖空竹的小花旦们身上生出十足的韵味。京城有名的空竹,配上京城有名的京剧,这样的结合异常彰显了北京城的古老神韵,也更加强调了空竹与京城之间不可分割的联系。
    2、空间的变化。《花旦—空竹》中另外一个重大革新便是表演空间的变化。指导教师王桂琴在舞台的中后方设计了一张圆桌。将双前桥接空竹、点翻身、俩空竹跳铁门槛都搬到了桌子上演,或桌上桌下一起演。桌子面积小,翻上翻下,一方面大大加大了动作的难度,另一方面为空竹在舞台上的表演挖掘出一块新的空间。将表演的区域分化为不同的层次,给予观众崭新的视觉感受。除了空间的变化,所有技巧王桂琴也做了进一步的创新,如虎跳前蹦接空竹,双小翻拉拉提接空竹,两人对传五个空竹,三个空竹大背健,五人叠罗汉等。节目结尾的设计非常的精致,桌子的中央升起,上面站着一位抖着空竹的姑娘,周围的演员从桌子旁拽出数根空竹绳呈花状散开,空竹在绳子上向中心滑去,这时所有演员手中一抖,空竹全部飞向空中,再接到演员的手中,场面甚是好看,有如仙女散花一般。
    以上介绍的只是一些最为突出的例子。北京还有许多空竹节目,其中有些也曾参加世界杂技比赛并获得优异成绩。在此就不一一说明了。追本溯源,王氏家族对京城空竹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他们永远摸索、创新的精神已被京城空竹人浓缩为八字理念:解放思想,不断变革,并且沿着这一理念继续致力于空竹的开发。

````````````````````

观念更新、创作出新

    京城空竹的发展到了今天,仿佛已达到一个极点。但是,由于当今科技的迅速发展,信息时代已经来临,地球村渐趋形成,信息传播近乎可以忽略距离与国界,杂技发展动态信息全球共享,我们面对挑战带来的压力将成倍放大。挑战来自自身、来自国内和来自世界。应对挑战,京城空竹人首先应该做的就是坚持自己的理念:解放思想、不断变革。在空竹创作上不被固有的观念所捆绑,出技艺之新,出道具之新,出形式之新,这便是京城空竹几十年来一贯的创作精神和发展之本。创作的形式多种多样,如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向科技求援,海纳百川、兼收并蓄等一系列现有形式;随着时代的前进,人们将挖掘出更多更新颖的创作模式。
    一、古为今用、洋为中用
    拿来主义被很多人认定只是单纯的模仿,而不被推崇。我认为拿来主义分为两层,一是拿其表皮;二是拿其精髓。前者为模仿,后者为借鉴。这里所说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便是后者。
    古为今用,主要是讲向民间空竹学习。有些古老的元素,如空竹动作、表演形式、空竹样式,早已出现过,只是未及进一步开发。将这些古老元素充分利用,配以当今杂技创作的崭新理念,这绝非对前人的单纯模仿。比如,解放前几乎全是男子表演抖空竹。但是近几十年已很少看到。突然出现一批男子空竹在舞台上,势必引起一片轰动。现今国内的空竹节目已从文活儿发展成为武活儿,跟头动作在舞台上比比皆是。武活儿本是男子的强项,由男子表演空竹,动作的难度自然会更上一层。刚劲的男子与轻巧的空竹将会带给观众一种刚柔并济的全新感受。还可以男女配合表演,这样的组合足以激起各种各样对动作和编排的灵感。民间现存有大量造型各异的空竹样式,如单轴、大盖儿、嘟噜、超大的空竹、超小的空竹,还有车轮型的、有两个轴的等各种各样不多见的可抖器具,加以艺术的包装,必定可以以崭新的姿态搬上舞台。
    洋为中用,空竹是中国的传统玩具,随着出国演出的增加,很多外国人也对空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外国也出现了抖空竹这个节目。外国的抖空竹以小技巧为主,动作以流畅、简洁著称。可以看出外国空竹的很多动作都是在我国空竹的基础上演变而来,逐渐形成他们自己的体系。到了今天,外国空竹已涉及到了一些我们未及触碰的领域,对空竹的技巧有了更深一层的开发。虽然空竹是我们国家的传统节目,但是当其他国家的空竹节目在某一方面取得更高成就的时候,我们也应该虚心向他们学习。将他们的长处吸纳过来,在原有的基础上,再融合我们的特长,将其发扬光大。
    如外国一人抖两或三个空竹的抖法,也就是赶俩、赶仨。他们可以在赶的同时令空竹上轮,不需要其他助演的帮忙。借鉴外国的抖法,可以使我们全心投入到动作的开发上,不必担心上轮的问题。还有一些外国艺人,在舞台上将空竹竖起抖,开发出许多有趣的动作。这种抖法完全克服了在马戏圈里演空竹,只能冲一个方向演,照顾不到其他方向观众的巨大弊端。方便与观众交流,适合在圆形和伸出式舞台表演。我国的演员一向以身体轻盈、灵活著称,配以这种抖法,相信很快就会出现许多世界一流的高难度技巧。
    以上介绍的只是个别动作,事实上外国空竹最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是他们敢于离经叛道的创作理念。空竹在我国有很长的历史背景,是杂技舞台上的传统项目,往往是这传统二字最先将我们的创作思绪束缚住。解放思想,是我国杂技创作的当务之急。
    二、向科技求援
    众所周知,杂技是一门“人”驾驭“物”的艺术。人与物对于杂技同等重要。所以道具的开发直接影响节目的发展。近年来,国内的空竹制造大部分仍保持传统样式,与国外相比稍显缺乏探索、创新的精神。国外除了已被国内广泛使用的胶皮空竹,又于近期推出了轴承空竹。轴承空竹的好处在于抖一下,可长时间持续有轮儿。有了这种空竹,因卸轮儿快而对动作发挥造成的妨碍,可以说是不复存在了。长此以往,这种制作技术的差异将会带来空竹整体水平的差异,会使我国空竹的发展处在一个劣势的状态。这是非常需要及时重视的问题,也是我国空竹发展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
    空竹的开发也分两种,一种是对于技术的提高有帮助的,这种研究相对较难,需要具备制造的专业知识和对空竹的材料、构造、运动原理的全面了解。国外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另一种则是空竹功能或外形的变化,比较简单,非专业人士也有可能想出各种各样的好点子。功能的变化,比如将空竹外表做成荧光的,表演时演员的脸部、全身、还有空竹杆全部都装扮成黑色,舞台灯光压暗,使观众只能看到空竹绳和空竹自己的空中飞舞,增强视感效果。还可以将七个空竹的哨各调成一个音符,利用抖起时间的差别,形成音乐,如此法可成功,空竹就又多了一项用途。而外形的变化可以做成各式各样有趣的形状、试用不同的材质,将平衡掌握好,相信会带来不同的感觉。
    三、海纳百川、兼收并蓄
    当前的杂技发展趋势正在将杂技推向一种以杂技为核心,结合其它姊妹艺术于一体的新型艺术形式。空竹也不例外,《玩空竹的小妞妞》和《花旦—空竹》的成功就是证明。任何艺术都有可能为空竹的创作带来灵感。还是那句话——“解放思想”。只要是对空竹的发展能起正面的推动作用,我们都可以去放胆尝试。可以看出空竹的发展有着非常大的空间,只是非常需要能够致力于空竹发展的有心人。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有更多的人参与到推动空竹发展的队伍中来。

民间空竹发展的多样性与对舞台空竹的影响

    众所周知,空竹是中国的传统玩具。过年过节人们都要抖响它,以示吉祥。空竹在中国民族文化渊源中既古老又新鲜,是深得人民大众喜爱的一种集娱乐性、健身性、技巧性、竞技性、表演性于一体,同时又具有收藏价值的物品。一千多年来,空竹从传统玩具转化为杂技表演艺术,再从表演艺术转化为健身竞技项目,同时具有玩、演、练三种功能,空竹的发展本身便是多样性的。无论是作为传统玩具,或是杂技艺术,还是健身器具,空竹都可称得上是难得之物。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由于改革开放,各类新型玩具蜂拥而至,空竹一度被人们冷落。但是在上世纪末,研究人士发现抖空竹有着强身健体的作用,可加强协调能力、促进血液循环、改善消化能力、预防肩周炎等一系列的功能。随着这一概念的提出,越来越多的老人与小孩加入到抖空竹的行列。先前只是在年节时期才抖的空竹,如今在京城各个公园每天清晨都能看到它的身影。众多的空竹爱好者聚在一起,相互切磋技艺。最近一段时期,民间出现了许多专门研究空竹、开发空竹的组织。如“北京玩具协会空竹专业委员会”,有近千人参与其中,会员们都是抖空竹的能手,更为重要的是,会员中有不少人自己动手制作空竹,造型多样,变化丰富。如今,空竹在人们心中的概念,已经从传统玩具转化为一项对全民有益的健身项目。
    一些学校将抖空竹纳入学生的体育课。甚至清华大学也已将抖空竹定为学生的体育选修课。学生们抖空竹不只能够强身健体,还可以使他们进一步了解中华民族的民俗文化,培养爱国精神。这样的发展,不知是否预示着空竹有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成为所有大、中、小学体育课的一部分,使抖空竹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全民普及。如真能那样,到时空竹历史的研究、空竹动作的研究、空竹制作的开发都将会逐步走上专业化。各种大、中、小型的空竹比赛也会随之而来。空竹成为全中国的民俗体育项目,将会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以竞技空竹为促进舞台空竹发展的动力,由杂技舞台空竹去丰富竞技空竹的内容。
    近几年部分人认为舞台空竹已彻底从民间空竹提炼出来,可以自行发展,互不干扰。我认为这种观点是绝对错误的。舞台空竹本就来自于民间。多年来,民间空竹的各种抖法与抖空竹的目的给予了舞台空竹创作以极大的启发。而今天随着民间空竹队伍的不断扩大,他们的发展更是值得我们关注的事情。民间空竹简单易学,便于扩大在百姓中的影响;舞台空竹高难精彩,便于走出国门,向全世界介绍这门传统艺术。舞台空竹、民间空竹在空竹的发展道路上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
    当前对空竹的发展最为有益的就是专业空竹演员与空竹爱好者们加强交流协作,相互学习借鉴,推出最好的节目,把2008年北京奥运会当作展示风采的大好时机和用武之地,向全世界介绍文体兼具的中国传统艺术,使空竹成为中华民族引以为自豪的一项艺术,引起全民对空竹的关注,使更多的人参与到抖空竹、玩空竹、爱空竹的行列中,加快和提高空竹的普及程度。相信这是所有空竹人的共同心愿,并且经过我们的共同努力,最终将变为现实。
              (作者原系北京杂技团演员,现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学习)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