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子》的创作谈对当代舞的理解

[关闭本页] 来源:      作者:史晶歆 发布时间:2009-05-12

    2005年11月23日,在昆明寒冷的阴天中,第五届“荷花杯”舞蹈比赛落下了帷幕。每次比赛总是有悲有喜,而这次对于我这位年轻的创作者而言,得到的教训远远多于收获。我开始反省自己的创作,以及多年来的学习效果。作为一名即将从学院毕业,以大量的编创技法为起点的创作者而言,时刻地反省自己,审视自己创作的每一个作品,清醒地看清自己留下的痕迹,真的十分重要。我的创作每一步都十分艰难,每前进一步都来之不易——在此,也通过对《日子》的分析,谈谈我对当代舞的理解。
    2003年11月,我在上海市舞蹈学校校友的邀请下走进了南京军区前线文工团的大院,开始了双人舞《日子》的创作。从第一天排练到最后参加全国舞蹈比赛,将近大半年的日子里,我与演员们一起共风雨,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有了编导的感觉,和自己喜欢的演员一起创作,一起在练功房里开始新的生活。在我想法的初期,《日子》这个双人舞就是想用肢体语言去完成对情感的叙事,不图解,不模糊,真实清晰的表达一对夫妻间的情感与生活状态。虽然出发点看来有些学术化,可现在想来却是一个很大的动力。选择夫妻生活为创作的起点是小说《伤逝》给我的灵感,小说中女主人公的命运,被生活压倒的悲苦给了我全新的感觉,我便决定选择一个生活的细节点进入这个双人舞的创作。题材的现实主义化,即以生活为创作的起点,也使我的作品自然归到了当代舞的行列中,当然将这个作品定位为当代舞的原因,不仅仅是由题材决定的,但题材一定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下面我想从语言和结构的角度分析《日子》这个作品,希望能对当代舞的定位(目前较为模糊)有所帮助。
    从语言的角度进行分析。首先,我在《日子》的创作中运用了生活动作,即选取了一个生活细节——“抹布擦地”。这个动作的选用,并非出自古典舞、民间舞或现代舞风格的限定,完全是从作品自身的内容出发才找到的个性化动作,经过艺术的加工,这个生活中常见的动作变成了舞台上最关键的动作。在舞蹈的开始,一个沉闷昏暗的房间里女主角无声地漠然地擦着地,男主角厌烦的将双脚抬起,这组简单的动作便将观众迅速引入这个作品想要传达的生活状态中,在此也可称为这个作品的情境。
    其次,我运用的是中国舞双人舞的编创技法——“接触磨合”。
    分析一个作品要先看创作者接受的教育背景,我们这代编导是在学院里成长起来的,从附中五年的基本功训练到大学四年中国舞编导的学习,在对形式的运用上已经慢慢开始有了自己的理解。由于长期接触中国舞的双人舞编创方法,即双人接触磨合,强调在双人造型的基础上运用呼吸与韵律展开双人的配合,讲究流畅与轻盈;并且有目的的练习和拓展双人舞配合中的高、中、低的托举把位。因此,在中国舞的双人舞作品中那些高难度的双人舞托举便成了十分主要的一部分,而在现代舞的双人舞作品中却很少看到难度技术很高的托举动作。它更多强调双人配合时对力的巧妙运用。所以说,我所学的编创技术决定了创作《日子》时所运用的双人配合的身体语言。
    第三,我在古典舞《身韵》的基础上进行了现代的变形,在《日子》中主要体现在双人配合的力与独舞的气息。在《日子》中大多数双人舞的动作与男女主角的独舞动作都是以流畅舒展的线条与柔和的力为美,可到了第三段男女主角情感最激烈的高潮时,我发现这种语言便渐渐失去效果与表现的强度。于是,我便加入了双人对抗的力和独舞气息的下沉与迅速的收放,这些在传统审美里并不怎么美的动作在《日子》中却构成了情感抒发最畅快的舞段。镜头一:男人将女人从地上拉起然后又用力将她甩到地上,紧接着女人从地上跳起紧紧抱住男人的后背;镜头二:男女主角一起跪在地上,望着远方的生活,疲倦而坚强地移动着双膝;镜头三:男人背着女人,两人双手下垂无力的向前走着,但眼睛里却充满了对新生活的期盼。这一刻,演员的汗水与泪水是最打动人的。
    中国舞的创作方式不仅强调肢体语言的直接指义性——不是塑造具体的形象,就是表达明确的情感、情趣、情理等,在结构的铺排上同样十分注重指义的明确性,所以我就利用音乐来划分三个段落,从夫妻之间轻微的矛盾到对过去美好记忆的回想,然后又回到现实生活激烈的冲突中,最后两个人一起抒发对生活的不满,一同坚持走到底------创作这个作品时,我力求做到层次清晰,准确简练地说出我心中的话。在此,我想说音乐对氛围的营造十分关键,甚至起到推进叙事的作用。
    通过上述对《日子》的分析可以看出:一、题材的选择上关注现实生活;二、语言的运用上以古典舞身韵的语言为基础进行现代变形和中国舞双人舞的编创技术,生活动作的运用;三、结构的铺排上力求表达清晰准确、层次分明成为《日子》这个作品被定位为“当代舞”的基础与关键。
    因此在定位一个作品为当代舞时,我的理解是:题材上对当代生活的关注首先就走出了古典舞选材的范围;在语言的运用上仍然以古典舞《身韵》的语言为基础进行发展变化,所以也不能和现代舞那种完全追求个性化、个人风格化语言的创作方式等同;在结构上追求清晰,而非含糊的自我的表达;在技法的运用上,仍然以中国舞的独、双、三的创作方法为依据。所以,总的归纳我认为这种特定的、非历史的、非个人的公共表达,以及它相应的创作方式就应该称为“当代舞”。
    以上就是我对当代舞的理解,也希望通过对《日子》创作过程的分析,对年轻的创作者们有新的启发与帮助,而我也会让自己安静下来,不断积累,让今后的花开得更美。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