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批评的标准与独立评论机制

[关闭本页] 来源:      作者:陈艳冰 发布时间:2009-04-08

陈艳冰
    90年代初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近20年来一直从事文艺创作与评论工作。现任广东省文联理论部副主任、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秘书长、《岭南音乐》杂志主编。从事文艺理论评论的组织工作10余年,组织过多项全国性的文艺理论研讨活动。并先后担任过戏剧类、影视类、音乐类、评论类报刊的记者、编辑、副主编、主编工作。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主要从事散文创作与流行文化研究,先后在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南方日报出版社出版个人专著《流动的时尚》、《爱如情歌》;近年承担广东省宣传战线重大选题的组织及编撰工作,参与编撰《岭南文化百科全书》、《广东电视剧珍品集成》、《精神的跨越——改革开放三十年与广东文艺实践》等。                                      

    现阶段,我国社会处于急剧变革中,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与国际社会的逐步接轨,人们的商品意识、竞争意识不断地得以增强,互联网与手机的普及使讯息传播越来越快捷。一方面,社会财富急剧增长,人际关系被重新洗牌,出现了新的社会分层,人们的社会地位、生活结构和思维方式都在不断地发生变化;另一方面,文化的传承与文化产业的发展并不能及时适应社会的变化,道德完善与社会发展也形成了相当程度的反差。人们的个体意识觉醒后,文艺丰富、活跃、个人化、多元化从而生机勃勃;同时,人们的个人欲望膨胀后,文艺也出现了无序、拜金、逐欲、缺乏内质的现象。
    在这样的社会条件下,文艺批评更显得无比重要。因为文艺批评的责任,正是在文艺百花盛开的园地里,剪枝除草、输送养份、喷洒杀虫剂,为文艺事业健康地大发展大繁荣提供保障。 从事文艺批评,如何掌握标准是实践中的关键问题。文艺批评家作为文艺作品的质量监督员与公证员,职责无疑是神圣的。然而,近几年,批评家都深深地感受到文艺批评的难处。当面对一个批评对象做出价值判断的时候,批评家本应手里拿着一把标准尺子,以公允的标准作出恰当的评价。而现实是,文艺的特殊性使文艺批评很难有一个固定的、统一的标准。而在目前的社会状况下,多种标准共同作用,更使文艺批评陷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对于文艺批评,恩格斯提出了历史的、审美的观点。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也提出了符合当时历史条件的评价准则。按照党和政府的要求,当前文艺批评的标准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但在实践中,社会的复杂性导致了文艺的复杂性,使对文艺作品的评价产生了政府标准(或称评奖标准)、专家标准(或称专业标准),市场标准(或称媒体标准)等不同的评判体系。并且,由于社会条件的急剧的变化,造成了已有标准的不断变化。政府的标准不断地调整,专家的标准不断地变化,市场的标准应时而动。我们知道,标准来源于价值观,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就有什么样的标准;标准还跟视野有关系,没有货比三家的过程,就无法订立相对公允的标准;标准还受立场的影响,评判者所处的社会阶层、利益指向也会影响标准的执行。
    文艺批评在相当长的历史条件下,都是执行着政府标准。符合政府标准的文艺批评作品的共同特点,就是坚持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符合党中央关于加强评论工作的指示精神。
    政府标准无疑是文艺评论的方向,更是有必要不断坚持的标准。关键在于我们执行政府标准的同时,不能忘记专家标准,我们的文艺批评应重视对文艺作品、文艺现象、文艺思潮的评析,表达独到的见解,使用清新的文风,有较高的艺术质量与艺术水平。我们更不能忘却市场标准,人民大众的审美倾向大多数情况下依赖各种媒体来展现,文艺批评的社会影响说明了它在某个方面的积极作用。我们理应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作为确立文艺评判标准的基本要求,但我们同时应以专业的知识准确鲜明、见解深刻、有说服力地比较真善美与假恶丑,说明肯定、赞扬与或反对、否定的原因,并以先进的传播方式把正确的消息传递出去。
文艺批评的价值在于传播。文艺批评体现的社会价值只有在流通、传播中才能体现。文艺批评不能不关注流行,关注社会文艺消费。改革开放以来,大众的文艺消费一直受到经济因素的影响,又或说文化消费在取舍上向经济发达地区的文化产品倾斜。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先是从港台地区引进了歌舞厅、卡拉OK、交际舞,近年又兴起了日剧、韩剧、美国大片以及MTV、时装表演、网络游戏等。我们从音乐最新载体——手机的功能与作用可见,市场经济催生的消费社会对文艺的冲击前所未有。消费市场对文艺传统的存在方式更提出了挑战,改变着文艺的生存方式或存在的载体。同时,随着技术的进步,文艺也找到了新的感觉方式、生活资源、价值取向以及新的市场传播和接受形式。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文艺市场、文化产业与现代经济价值观、现代信息科技的关系。
    市场经济所创造和积累的社会财富为文艺事业的发展和繁荣提供了丰厚的物质基础,为文艺作品的社会实现造就了越来越多的有支付能力的消费者,为越来越多的文艺家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生存和发展的空间。但同时,文艺作品一旦进入市场,就无可避免地接受交换价值和使用价值的审视,消费者选择成为检验文艺作品价值的唯一标准。也可以说,文艺作品只有成为文艺产品,具有了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才能赢得市场,赢得消费者的信赖与喜爱。文艺产品良好的经济效益,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表现,也是文艺作品再生产的条件。在消费市场上,审视文艺作品的目光理所当然是作品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这就涉及到文艺批评的标准,因为文艺市场上缺乏将文化价值转化成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标准,文艺批评就无法订立文艺作品的市场标准。
    当前,我国正在大力发展文化产业。从政府角度而言,文化产业的发展增加了GDP,带动了文艺事业的发展,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与社会财富,增加了中国的经济竞争力和经济总量。从群众或市场的角度而言,文艺或文化通过新的消费方式,扩展了教育与欣赏的范畴和功能,文化的发展也成为一种新的社会驱动力。然而,任何的创作都可以成为产业,或者参与到工业化的生产过程,尽管在此过程中,文艺有可能(或文化)不是以自身的艺术价值或文化价值在驾御市场,而是被市场所驾御。
    但唯独文艺批评,作为一把天秤,不可以商业化、工业化或产业化。不可否认的是,政府标准、专家标准、市场标准,以及资金因素、人为因素、传播因素等共同制约着文艺批评的现状。关键就在于,我们以多种标准同时审视评判对象时,我们各种尺子又是各占多少比例呢?当然,文艺批评要坚定地坚持文艺的理想,坚持文艺对精神的灌注和滋养的评价标准。文艺批评不应为市场因素等等所左右,应该有着独立的尊严和品格。
    为此,我们呼吁建立独立的文艺批评机制。我们期待文艺批评作为文艺战车之“一轮”、“一翼”,在机制上特立独行于文艺创作的系统之外,而不是从属于创作、听命于创作,与创作看齐。政府应建立文艺批评的专门机构,从事文艺生态的研究,给予文艺批评充足的资金,支持建设文艺批评的队伍,建立文艺批评的传播阵地。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