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音乐批评与音乐创作

[关闭本页] 来源:      作者:作者:金 湘 发布时间:2009-03-26

金湘                                                                      
    1984年起任中国音乐学院作曲教授。2004、2006年起分别任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国电影音乐学会特邀理事;国家文华大奖评委;国家精品工程评委;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1989年被“中国音乐年鉴”评为“中国音乐名人”;1992年被“英国剑桥国际名人传记中心”评为“1991-1992年度世界名人”,同时被收入“世界杰出人物录”和“美国2000位名人录”。
    音乐实践全面涉及作曲、指挥、音乐评论、音乐教育等各领域。主要代表作有:歌剧《原野》、《楚霸王》、《热瓦普恋歌》,交响大合唱《金陵祭》,交响组歌《诗经五首》,小交响曲《巫》,交响叙事诗《塔西瓦依》,第一钢琴协奏曲《雪莲》,琵琶协奏曲《琴瑟破》,交响音画《塔克拉玛干掠影》、音诗《曹雪芹》等。

    [前言]
    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是批判的哲学。
    人类的历史是沿着批判——建立——再批判——再建立的轨迹不可逆转地发展前进。
    勇敢的智者, 面对传统与当代(对于后代而言, 当代又是传统), 永远是高举批判的大旗!
    批判,( 这一曾被文革极不公正地玷污亵渎的神圣词汇), 它基于对世上万物一分为二的唯物辩证观和对历史发展永不停滞的认识论, 既富于求实、又充满进取精神。
    音乐评论则是这一哲学理论在音乐领域中的体现: 音乐评论的“评”——批评, 清醒理智的批判精神; 音乐评论的“论”——论述, 则是在对事物全貌广泛认识的基础上, 细致、求实地分析——比较——论证!
    毫无疑问, 作为音乐事业的一部分, 音乐评论自当占有其应有的地位。
    音乐批评是音乐评论的核心。它无所不在无所在, 可大可小可深可浅, 是一个尚在不断深化发展的学术领域.。可供研讨探索的空间很大。

 [正文]
    本文集中分别就音乐批评的范围与界定、音乐创作批评的指向与涵盖层面、优秀“音评”三要素、对当前音乐批评现状的批评、音乐批评的自身建设等五个方面作一概述。
    一, 音乐批评的范围与界定
    音乐批评所涉及的范围,大致可界定为三:
    1,音乐批评(Music Critic)区别于一般乐评与新闻报导(Review)。前者就音乐领域中某一专业题(项)目作专业性评论,后者则是对音乐活动作综述性的报道。前者侧重学术性,后者着重新闻性[遗憾的是,我国报刊大量充斥的是前者!]。
    2,一般讲, 音乐批评不同于音乐批评史、音乐批评学,前者着重对当代社会中的音乐实践进行批评;后者则是对“音乐批评”本体的研究。[两者目标不同,但均极重要]
    3,在当代音乐实践中。音乐批评涵盖社会音乐实践的各个领域:诸如,音乐创作、音乐表演、音乐教学、音乐出版、音乐体制、乃至音乐体系、音乐现象、音乐思潮……等等。[这方面,许多专题有待音乐批评勇敢进入!例如,在作曲基础理论教学中,长期以来被顶礼膜拜视为天经地义的四大件(和声复调曲式配器)设置,是否恰当? 似应改革为五大学科(旋律学多声部学结构逻辑学载体学织体学)更为合理;又如对二十一世纪初的超女现象。八十年代的“新潮”思潮都缺乏深入的剖析。]
    二,对音乐创作的批评指向与涵盖层面
    从实践中,大致可归纳为三类。
    1,作品本体的解析。
    1)对构成音乐作品的元素(语言、形态)及结构本体的分析与批评
    2)对音乐作品本体所含有的表情意义(技法、风格)的分析与批评
    这是一个自律视角——即从音乐看音乐。
    [从总体上看, 这些年来就音乐本体的批评与分析太少! 空洞的太多. 当然, 亦要防止鼠目寸光, 醉心雕虫小技、钻牛角尖。]
    2,作品的美学层面
    1)从历史背景、社会功能着眼
    2)从美学意义着眼
        这是一个他律视角——即从文化看音乐
    [从音乐作品在历史发展中, 在社会发展中的价值,看其美学观的体现。]
    3,作品的哲学层面
    1)从音乐本体存在至文化存在至生命存在
    2)从哲学意义着眼
        这是一个宇宙观的视角——即从音乐看文化、社会、宇宙
    [作品存在的合理与价值, 作品在不同点上的价值, 作品存在的绝对价值与相对价值]    
    三,优秀“音评”的三个要素
    优秀的音乐批评{评论}基本应包含三个要素
    1, 应以其深厚的理论功底为基础, 敏锐的社会洞察力为前导, 对复杂的社会音乐生活各个方面, 对不同体裁的音乐作品(一度创作), 对各种形式的演出活动(二度创作)旗帜鲜明地予以评论;责无旁贷地勇于评论;义无反顾地敢于评论! 而检验这一评论是否正确, 不是依据某些个人的兴趣或小团体的利益;唯一的标准, 正是实践! 大至于,看其是否积极推动人类历史前进;小则看其是否有利于音乐事业本身的发展! ──-这里谈的是“音评”的社会功效性。
    2,应以其扎实的专业知识和广博的人文底蕴, 对广大专业和业余音乐工作者、对广大观众进行引导与启发。 这里, 业务上精确的辨析力极为重要, 那些不懂装懂又装腔作势借以蒙人、脱离音乐本体隔靴搔痒又不厌其烦舞文弄墨的“音评”, 实乃伪“音评”! ──这里谈的是“音评”的本体专业性。
    3, 应以其对音乐家和广大观(听)众的最大热情与友爱, 尽量以对方能够接受的方式, 善意地批评;善于批评!几年前,我在一篇文章中, 从作曲家的角度提出了对音乐评论的期望:“作曲家需要的是真正的良师益友, 而非生意场上的蜜语甜言;作曲家需要的是切中要害的铮铮良言,而非隔靴搔痒的舞文弄墨;作曲家需要的是良药苦口的关心与爱护, 而非出于私心地捧杀或棒杀! ”(金湘:《困惑与求索─一个作曲家的思考》P.156)。应该说,真正好的“音评”必然是具有独特的个性魅力;友爱的人气亲和力!── 这里谈的是“音评”以人为本的人性。

    四,对当前音乐批评现状的批评
    毋庸置疑,改革开放以来, 我国“音评”事业无论从队伍建设、理论水平等各方面, 都有极大发展与提高。全国各地各单位, 几乎都拥有自己的“音评” 人员; 每年都有大量的 “音评”(其中不乏高水平、高质量者)见诸各报刊。
    但,事物总应一分为二。实事求是地说,也还存有不少问题。这里,我仅从对音乐作品的评论角度谈点感受:
    1,专业学术性有待普遍提高:有些缺乏基本的哲学基础,逻辑混乱(如“形式大于内容”)有些连基础知识都未搞明白,引为笑谈(如将“织体”写成“肢体”)等等。
    2,社会功效性尚需深刻准确:不少“音评”应时应景、不痛不痒、“纵述”、“重述”、东拼西凑…
    3,文风虽较前(艰深晦涩、臃肿冗长、引经据典、玩弄词藻)有所改进,但仍需提高
    4,“音评”家个人素质有待提高:突现自己、灭名标新、亲疏不一、双重标准、怕得罪人、知难而退等,皆影响“音评” 本身。
    [这里, 要谈一下二十一世纪以来, 我国乐坛两次有影响的争论____
    一是,2000年左右的卞谭之争; 一是2004年左右的王郭之争。涉及的范围几乎包括了音乐创作的各个领域: 音乐本体方面的,(体裁形式, 音源材料, 思维逻辑;) 音乐美学方面的(主旋律-——标签式地, 如何看待音乐的社会功能; 有两点值得提出:1) 如何看待行为艺术对音乐艺术本体的侵入2) 如何看待所谓的现代技术/艺术, 对艺术才华(和声的张力, 复调的慎密, 流畅大气的旋律, 立体的织体) 的湮没甚至是破坏!
    无疑, 这两次争论所涉及的主题是重大的, 积极的,乐界本可以此为契机, 深入一下, 廓清歪风, 扫除阴霾.可惜的是风乍起又平静下来!留下的是一片沉默(虽私下有议论)! 尤其对音乐批评界和理论界, 这是一种什么状态与心理? 功力不足? 缺乏准备? 抑或是屈服于新的权贵?! 可以说, 它集中典型地反映了当前音乐批评界的弊病: 不得罪人, 不关心大局, 懈怠, 甚至交易……]
    五,音乐批评的自身建设
    要改善当前音乐批评的现状,要解决音乐批评现状的根本, 关键还在于批评者自身的建设

    1,人格建设:不为政、经所左右;不为私利、“关系” 所左右;与人为善、宽厚容忍;不恭不拍、不泄私怨。独立人格的基础是: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批评者的人格决定批评本身的品格。
    2,知识积累:人文的、历史的、专业的。批评者的知识渊博与否决定批评的广度与深度。
    3,视野开阔:对各种潮流都应了解、对各种信息都应熟悉、对各种技法都应弄清。批评者的视野开阔与否同样决定批评的广度与深度。

[结语]
    音乐创作是第一位的。是勇士, 探路, 开路, 冲在前面。实践创造作品, 也创造经验。
    音乐批评是紧随的。是护花神, 照路, 指路。前后左右无所不在。 它对创作应是: 尖锐又宽容, 犀利而尊重; 严厉兼爱护, 语重且心善。
    在乐坛上, 音乐创作于音乐批评应是一对孪生兄弟, 互为互动, 共同建设创造人类音乐史!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