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媒介时代的文学教育

[关闭本页] 来源:      作者:作者:王一川 发布时间:2009-03-16

王一川
    1959年生。现为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先后在四川大学、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取得文学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教育部2005年度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主讲“文学概论”课列为2004年度国家级精品课程。现任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中华美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审美文化委员会主任。主要研究文艺美学、中国现代文艺与文化现代性问题。著有《意义的瞬间生成》、《审美体验论》、《语言乌托邦》、《中国现代卡里斯马典型》、《修辞论美学》、《中国形象诗学》、《张艺谋神话的终结》、《中国现代性体验的发生》、《文学理论》等。主编《美学与美育》、《大众文化导论》、《美学教程》、《批评理论与实践教程》、《文学概论》、《大学美学》、《新编美学教程》等。

一、当前文学教育的新形势
    当前文学教育面临新的形势。首先,越来越多的公众是主要从影视和网络文学鉴赏去接受文学教育、或者由此才返回纸媒文学阅读。其次,越来越多的观众在接受了电视学术讲演的魅力引导后才返回去阅读或重读纸媒文学作品以及相关历史文化书籍的。再次,高校教材市场正在流行种类繁多的大学名师课堂讲演实录,使原来居主流地位的“原理”等学术型教材受到冷遇。最后,教学方式的多媒体化、网络化及具体讲授方式的通俗化和互动化所占份额越来越大。这些合起来显出一个共同点:文学教育的方式及其体制基础已经和正在发生着显著的变化,表明新的文学教育方式正在深刻地影响或塑造着人们的审美趣味。
二、现代文学教育及其特点
    文学教育着重借助语言艺术对个体的熏陶,去传承与语言文字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人生价值与审美趣味。随着现代性的进程,文学教育在现代教育体制与学术体制中扮演着稳定的角色,常常成为社会的审美与艺术合理性的传承和革新的先锋、前哨或引导。现代文学教育是指以学校的文学教育为主干的包括家庭、社会和个体等多种文学教育方式在内的文学知识和趣味的传承过程,既有职前文学教育也有职后文学教育,既有基础文学教育也有高等文学教育,既有学校直接实施的也有媒体间接实施的文学教育等。
    大致从民国时起直到80年代,现代的文学教育主要充当了一种文化启蒙教育,是文化精英及其所代表的社会体制对普通民众实施的一种自上而下的带有诗意特征的理性开启与提升过程。这种教育方式的主要特点在于,按照文学作为语言艺术的特点,以纸质媒介(报纸、杂志和书籍)为核心媒介,采取口授与个体自主阅读结合的形式进行,旨在通过语言艺术体验而实现文化启蒙。如此,语言文字的识别、理解和鉴赏以及由此而达到的读者的诗意启蒙,就成为整个文学教育过程的中心环节和目标。在这里,诗意启蒙的精神集中体现为对于语言艺术的自主体验以及这种体验中的理性觉醒。
    路遥《平凡的世界》第一章描写“文革”时期农村初中生孙少平在贫困与孤独中阅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他一下子就被这书迷住了。……一个人躲在村子打麦场的麦秸垛后面,贪婪地赶天黑前看完了这书。保尔•柯察金,这个普通外国人的故事,强烈地震撼了他幼小的心灵。…… 他突然感觉到,在他们这群山包围的双水村外面,有一个辽阔的大世界。而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朦胧地意识到,不管什么样的人,或者说不管人在什么样的境况下,都可以活得多么好啊!在那一瞬间,生活的诗情充满了他十六岁的胸膛。他的眼前不时浮现出保尔瘦削的脸颊和他生机勃勃的身姿。”“这一天,他忘了吃饭,也没有听见家人呼叫他的声音。他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一直等到回到家里,听见父亲的抱怨声和看见哥哥责备的目光,在锅台上端起一碗冰凉的高粱米稀饭的时候,他才回到了他生活的冷酷现实中……渐渐地,他每天都沉醉在读书中。”“是的,他除过一天几个黑高粱面馍以外,再有什么呢?只有这些书,才使他觉得活着还是十分有意义的,他的精神也才能得到一些安慰,并且唤起对自己未来生活的某种美好的向往——没有这一点,他就无法熬过眼前这艰难而痛苦的每一个日子。”这位20世纪70年代中国陕北农村初中生是通过对纸质媒介的静心阅读去吸纳文学的诗意启蒙力量的。在缺乏电子媒介如广播、电影、电视,更没有互联网传播条件的年代,没有电视明星的引导或误导,他只能和可以冷静和自主地接受来自纸质媒介的、传播方式单一的文学教育,使得文学书籍成为他的贫困生活的最富有力量的精神支柱和最牢靠的精神慰藉。这位孤独与贫困交加的农村青年,正是从文学作品中获得了宝贵的诗意启蒙,重新唤起活下去的生存勇气:“只有这些书,才使他觉得活着还是十分有意义的。”
三、电子媒介时代的文学教育
    当前电子媒介主导时代(简称电子媒介时代)文学教育的总体趋向在于娱乐化,也就是以电子媒介主导的大众娱乐已经取代以往的以纸质媒介主导的诗意启蒙。第一,从文学教育的核心媒介看,不再是过去的纸质媒介主导而是电媒主导,即以电子媒介为文学教育的主导型媒介,以及从电子媒介返销纸质媒介。由此而产生的新变化在于,接受者往往在多种电子媒体的引导下被动地和盲目地接受文学,而因此缺失许多像孙少平那样的自主的文学阅读与思考机会。第二,从文学教育的主导目标看,不再是朝向过去的诗意启蒙高标而是转向大众娱乐低标,即从提高为主转向普及为主。与诗意启蒙注重通过诗意的或审美的途径去提升大众的文化水平不同,大众娱乐注重的是以诗意的和审美的途径去迎合与满足大众的打发其剩余或休闲时光的需要。这一点也正与电媒主导的现实媒体语境密不可分。处于电子媒介时代或网络时代的文学教育,遭受到由广播、报纸、杂志、书籍、电影、电视、互联网、移动网络等多种媒介组成的“泛媒介场”的轮番、交叉、互动和重复等强势影响,容易把受众群体引向感官享乐、图像沉迷、谢绝理性思考等歧途,因而不可能有其他更好的命运。就连高校的文学教育也要走以学术明星娱乐大众的道路,可想而知处在整个文学教育体系另一端的基础教育的情形了。第三,相应地,从文学教育的具体教学方式看,不再是以启发式为主而是以通俗化和有趣为主。孔子所开创的启发式教学的特点在于,对那些正自觉奋发向上的受教育者,当其遭遇一时学习障碍而陷入迷茫时,要适时地施以援手,使其豁然贯通而向上提高。这一点在纸媒主导时代相对容易达成,因为它更利于受教育者面对语言文字而展开理性思考。但在电子媒介时代,却会遭遇更大的困境,因为电子媒介时代的“泛媒介场”往往对受教育者施加多重和过量信息的狂轰滥炸,令其在缺乏足够的理性思考情形下就匆忙地和茫然地接受教育,造成教育信息过剩、消化不良等弊端。即便是在富有启发式教学经验的教师的理性引导的情形下,受教育者在面对多种媒体信息的轰炸与教师的启发两种力量的争相牵引时,很容易被前一种的通俗化和有趣允诺所征服。正是在这样的文学教育语境中,“五四”以来形成的现代性诗意启蒙精神难免遭遇解构的危机。
    我曾在十年前提出过“从诗意启蒙到异趣沟通”的转型判断,认为随着市场经济、审美趣味分化时代的到来,“诗意启蒙”任务及其精神会逐渐地转化成新的“异趣沟通”任务,需要在新的分化条件下寻求相互差异的多种异质审美趣味之间的平等沟通。 尽管我现在仍然坚持这一判断,但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清醒地认识到,当前的异趣沟通使命已经和正在变得前所未有地艰难:多种异质审美趣味之间的沟通往往遭遇来自多方势力的强势干扰或阻挠,其后果之一就是,异趣沟通被变形为机趣共娱,即扭曲成多种机巧、低俗或偶然的感官趣味的共同娱乐。这样的后果包括借助电影观赏、电视节目观看、互联网聊天、手机短信互动等而实现的自我娱乐、群体娱乐等多种形式。其对公众的群体娱乐效果显然远胜于《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之类纯文学作品,当然其社会批判与反思意味比较浅淡。这种机趣共娱状况的出现,使得原来有关多种异质审美趣味之间平等汇通情境的设想面临被打折扣的危机,至少仅仅是在低水平上徘徊。
四、重新召唤诗意启蒙的幽灵
    要实现真正的异趣沟通,需要重新召唤诗意启蒙的幽灵,力求在今天条件下重新创造起能有利于诗意生成、并在这种诗意生成中实现理性提升目标的情境,再通过这种诗意启蒙去实现异趣沟通。
    要想抵制或跨越文学作品被电子媒介娱乐化的命运,就需要重新回到文学文本的语言阅读中,因为只有在这种严肃的语言阅读中,我们才有可能真正洞悉诗的声音和世界,从而驱散种种媒体的娱乐化迷雾,而把自己的人生重新照亮。当然,我这里并非对电视等电子媒体的文学教育功能持有什么偏见,而只是主张,在承认电子媒介具有一定的积极的文学普及功能、并且这种功能应加以适度开发和利用的前提下,重新确认纸质媒介在文学教育中的主导作用并积极付诸实施。而要这样做,就需要重新唤回诗意启蒙的幽灵。
    重新唤回诗意启蒙的幽灵,意味着这样几个东西的复归:一是回到纸媒,即重塑以纸质媒介为核心的汉语媒介的权威,也就是适当脱离电子媒介的束缚而回到敞开的书本,即不再是简单地效仿电视台主持人集体朗诵《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形式,而是像孙少平那样,带着个人的生存体验和生存需求去手捧书本,由此寻求可能的人生启迪。二是细读文本,以严肃的姿态去冷静而细致地阅读汉语小说或汉译小说文本,从语词缝隙里解读其可能的丰富意义。三是激发感兴,即当个体的生存境遇同文本的世界在某个节点上实现视界融合,那么人生的意义就可能在这阅读的瞬间生成。四是品味余兴,即反复地品评和体味文本中蕴藉的深长的余意绵绵的感兴。如果用上述办法去阅读《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显然会迥然有别于电视节目主持人集体朗诵造成的“恐怖”效果。重新召唤诗意启蒙,不是要否定现在而回到过去,而只是要在承认现在的合理性的前提下去救治现在的症候,以便使现在重新成为具有健康机体的现在。而在此过程中,文学教育所担负的使命绝不仅仅只是知识传承或信息传播,而且更是意味着新的生存情境中人生原初意义的生成与符号化塑形。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