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正文艺批评,促进首都文艺繁荣

[关闭本页] 来源:      作者:作者:朱明德 发布时间:2009-03-13

朱明德
    1950年12月出生,河南人,大学本科学历,高级政工师,中国美协会员,现任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秘书长,北京师范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1968年3月入伍;1980年1月转业到北京市淡水养殖公司任政工科宣传干部;1981年6月至1984年5月在北京市水产技校办公室任副主任;1984年5月至1994年7月在北京市水产局历任党委宣传部干部,教育处副处长兼职工学校党支部书记,宣教处主持工作副处长,外经处主持工作副处长,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1994年7月至2002年4月在中共北京市门头沟区历任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外经贸工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区委副书记、区政协主席、政协北京市委员会委员;2002年4月至2005年12月在北京市社会科学院任党组书记、院长; 2005年12月至今在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工作。                                       

    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蓬勃发展,文化的繁荣发展越来越成为影响一个民族繁荣发展的重要因素。在党的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胡锦涛总书记就明确提出要“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他指出:“当今时代,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丰富精神文化生活越来越成为我国人民的热切愿望。要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兴起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高潮,激发全民族文化创造活力,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使人民基本文化权益得到更好保障,使社会文化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使人民精神风貌更加昂扬向上。”党和国家领导人对社会主义文化事业的高度重视,使新时期文化事业的工作者、管理者都备受鼓舞。认真做好本职工作,及时进行工作总结和思考,力争为国家的文化事业添砖加瓦,是我们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在社会主义文化发展、文艺繁荣的过程中,文艺批评发挥着特殊的积极作用。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要倡导深刻的、广博的基础理论性的批评,更要倡导深刻鲜明的、应用对策性的文艺批评,因为这种批评对于促进社会主义文艺的大发展大繁荣有着直接意义。我们要继续深入学习十七大精神,发挥文艺批评对文艺创作的策划、创意作用,发挥文艺批评对文学创作的园丁培育作用,创作更多反映人民主体地位和现实生活,又是群众喜闻乐见的优秀的精神文化产品。
    文艺的大发展大繁荣离不开我们每一位文艺工作者的努力。这其中,正确认识、分析当前的文艺形势,对目前存在的一些不益于文艺大繁荣大发展的因素做出判断,及时地提出好的建议和意见,是重要的一环。在这一过程中,文艺批评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文艺的生存状态发生了许多变化。近年来,文艺批评在获得长足发展、取得巨大成绩的同时,“红包批评”、“捧场批评”、“圈子批评”的存在,破坏了文艺批评的社会公信力。当前,重新探讨文艺批评的基本问题——为什么批评?批评的标准何在?批评要达到什么效果、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就非常必要。
    当前,我们的文艺批评对于文艺创造应当发挥哪些重要作用呢?我认为,起码有三方面作用,第一,发挥文艺批评在文艺创作的方向、路径上,要发挥判断、引导作用。应当有广义的、宏观的文艺批评纵论天下文艺创作的大事和成败,在综合抽象过程中,分析判断一些带规律性文艺现象,帮助文艺工作者在创作作品时,特别是在构思酝酿阶段,开拓思路,选准路径。
    当前,在文学、影视等文艺作品的创作领域,存在着“蒸包子”的现象。大家都知道,包子是一笼一笼蒸出来的,属于成批量的复制生产。而文艺创作在本质上要求独创性,要求融入创作者独特的个人经验和情感体验。“蒸包子”与文艺创作,这两者之间,具有本质的不同。但是,当下的文艺创作中,“蒸包子”似的“创作传染病”在文艺创作领域层出不穷。例如,在电视创作领域,一部军队题材的电视剧《亮剑》取得了成功,随即就会有一大批相似主题的电视剧登上荧屏。我们的文艺批评家在这方面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他们一针见血地指出,当前文艺创作中存在的“创作传染病”,从根本上说,是因为一些文艺创作者在“为谁而写”上存在着突出的问题。文艺作品的创作,不论作者从主观上如何考虑,在客观上,文艺作品问世以后,都承担着一份社会责任。创作者如果弄不清自己的作品为谁而写,不能够从现实生活中创造出文艺典型,而只是从感觉出发,觉得这一类或那一类作品有人看,能卖钱,就开始“复制”作品,这样的创作必然是肤浅的、粗糙的。
    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大报告中的话值得我们深刻体会。他说,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针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始终把社会主义效益放在首位,做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相统一。创作更多反映人民主体地位和现实生活,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优秀的精神文化产品。这些话非常深刻。在新时期,党的文艺路线是宽阔的、包容的。创作者可以写古写今,可以写神写鬼,只要写得好,都会得到读者的认可和欢迎。但是,我们党鲜明地提倡创作更多反映人民主体地位和现实生活,又是群众喜闻乐见的优秀精神文化产品,在这方面,我们的文艺批评家有责任通过文艺批评,引导文艺创作,坚持“二为”方向的自觉性,帮助文艺创作者树立和维护有社会主义特色的核心价值体系。
    第二,我们的文艺批评应该发挥文艺批评对文艺创作的策划、创意作用。实践证明,优秀的文艺批评家就是出色的文艺创作的策划家。这方面,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文艺创作者本身具有文艺批评的素质和能力,他眼高,手也高;另一种是有一些文艺创作者善于倾听文艺批评家的建议、意见,甚至采纳他们的好主意,从而使自己的创作一举成功。现在,一些创作者不喜欢听批评家的意见。批评家的意见只是在批评的“圈子”中停留,创作者并没有采纳。这样的批评,效果可想而知。我认为,文艺批评家实际上就是“策划大家”。批评家在“创作什么”的问题上,要多给文艺创作者出主意。如今技艺高超、能写会写、随便就能写几十集电视剧的人,并不缺乏。但是许多人真的不知道该写什么。这时候,文艺批评家必须站在清醒的旁观者的角度,应用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综合知识合成的智慧,分析探求不同社会、不同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和文化发展的一般规律,为创作者指明方向,呼换创作者创作出真正具有时代意义的文艺典型。   
    作家韩天航,曾经在边疆生活40多年。退休后,在新疆文艺批评家和新疆兵团的战友们诚恳邀请下,2004年,韩天航重返新疆,再次深入生活,决意要写出“那些至今还保持着献身精神的人们”。前不久,由他的中篇小说《母亲和我们》改编成的电视剧《戈壁母亲》,在央视播出后引起强烈反响。从这个事例中,我们可以发现,在新的历史时期,文艺批评家确实在帮助作家创作、为作家创作出谋划策上发挥着重要作用。在社会主义文艺事业的大发展大繁荣中,文艺批评是智慧的指引者,是推动文艺创作的力量源泉。
    第三,文艺批评对文艺创作发挥着园丁培育作用。北京市文联文非常重视文艺创作,在这方面作了大量的工作,不久前还举办了戏剧班和影视艺术创作班。同时,北京市文联也非常重视文艺理论和文艺评论工作。要培养优秀的文艺创作人才,离不开文艺批评家的帮助和支持。我们希望首都的各位批评家们能够积极参与到培育文艺新生代的工程中来,当好园丁,除了发挥引导方向、创作策划作用之外,最重要的是要引导文艺青年们自觉主动地去“三贴近”,深入生活,到创作的源泉中去吸取营养。园丁作用是缺水补水、缺阳光补阳光,有杂草就除杂草,有病就治病。社会主义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大繁荣,离不开文艺批评家这样的园丁发挥自身的独特作用,文艺的发展和繁荣离不开批评的正确引导。端正批评风气非常重要。因此,我们希望,文艺评论家和文艺创作工作者携手并进,共同为北京文艺的发展和繁荣做出更大的贡献!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