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与消费主义

[关闭本页] 来源:      作者:作者:汪民安 发布时间:2009-03-13

汪民安
    1969年出生于湖北新洲,现为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著作有:《谁是罗兰•巴特》,《福柯的界线》,《身体、空间与后现代性》,《现代性》,《尼采与身体》以及《形象工厂》等,主编学术丛刊《生产》,还有大量的编著和论文出版,主要研究文化理论以及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和当代艺术等。

    我讲一讲关于艺术和消费关系的问题,上午很多老师提到了尼采,我也从尼采开始讲起。大家都知道尼采有一个很重要的哲学概念权力意志。对这个权力意志,有各种各样的解释。尼采从来没有明确阐述过权力意志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只是反复的提到说权力意志就是一个力的不停息的攀升,是力的自我增长,力的提高,力的自我强化。力的这种特性,实际上是力的本能。这是权力意志的特点。
    尼采说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权力意志,也说生命就是权力意志,如果生命就是权力意志的话,那么生命最根本的特点就是不断地自我强化、自我提高、自我扩张,它永远处在一个增长或扩张的状态,因为这是它的本能。这样一来,问题就出来了,因为世界本身是有限的,它的空间是有限的,如果生命和权力意志一直在增长,但是世界是有限的,空间是有限的,那么,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就是说,无限的增长,无限的力的本能,碰到了这种有限的世界,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因为空间的有限性,力不可能无限增长下去,但是它的本能又要求它永远增长。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尼采后来又讲了,在不同的场合,尼采又反复的讲,就是说力应该是释放的,力是一个消耗的,力的本质就是消耗。所以我们有时候在尼采这里看到尼采在讲力的本质就是增长、是提高,是强化,但是另一方面尼采又在反复的讲力的本质是释放、是消耗、是浪费。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尼采好像提到了力的两种概念,看上去,这两种对力的解释是截然相反的。所以很多人不理解尼采这个权力意志概念,到底是讲力的增长提高,还是讲力的释放和耗费。实际上,尼采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思想叫永恒轮回, 这个永恒轮回讲的是什么呢?永恒轮回也是尼采一个非常难以解释的概念,如果我们把力的增长、提高和强化和力的释放、耗费和消耗结合起来而不是将它们分别看待的话,我们就会发现,这个力实际上是永恒轮回的。就是说力当它增长到了一定的时候,它增长到了饱满的时候就必须释放,释放空了之后,它就会重新腾出来那个释放后的空间,这个空间为再次增长提供了可能性。这样,又是一轮的增长,增长到饱和之后又释放,到了饱满的时候就非释放不可,必须释放出来,释放出来之后又有一个新的空间腾出来了,有个新的空间腾出来之后又有增长的潜能,又有增长的可能性,又有增长的机会,所以这个世界在尼采看来就是一个增长和释放的轮回,增长和释放,恰好是尼采的力的两个方面,尼采就是从这两个方面谈论权力意志的,而这两者的轮回,就被尼采称之为永恒轮回。
    如果说永恒轮回是力的增长和释放的轮回的话,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一切都是肯定的,都是主动的。生命就应该是这样一个过程。我们可以举一个例子。比如一个小孩,我们养过小孩的人都知道,这个小孩一天到晚的在家里调皮,养过小孩的人都知道,没有一个小孩不调皮的,所有的小孩在家里都蹦蹦跳跳,到处乱动,完全不会安静下来。所有的家长都觉得自己的孩子调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个家长如果理解尼采的话,他就可以很好的解释。他可以从永恒轮回的角度去理解这个孩童的生命:孩童吃饭、睡觉,在某种意义上,这就是他的积累,是他的强化,是他作为权力意志的增长的一面。但是一旦让他吃好了、喝好了、睡好了的话,他早上起来精力就会非常旺盛,他增长到一个饱满的状态,他达到一个饱满状态的时候,他必须释放,他不释放就难受,也就是说,他不调皮,不上蹦下跳,不消耗,就难受。
    这个消耗有什么意义呢?它完全是为了释放而释放的,完全是为了将精力消耗掉而存在的,也就是说,这种释放完全是非功用的,它只是一个游戏,它是无用的。所以小孩是最喜欢游戏的人,小孩不断的在那里玩弄,在那里调皮,在桌子上蹦上蹦下,直到累了为止。然后肚子饿了要吃饭,困了要睡觉,又进入到一个积累和增长的状态,第二天早晨,又精力饱满地再玩游戏、再调皮捣乱,孩子的生活就是这么一个过程,也就是一个轮回的过程。恰恰是在这么一个轮回的过程当中,孩子长大了,他的生命得到了肯定。尼采是不断地讲到生命要肯定,什么叫生命的肯定呢?就是生命要轮回,就像一个孩童那样地永恒轮回,增长和释放的轮回。
    关于轮回,我还可以举一个例子,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经验。我说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性。假如一个人长期没有性的释放,他只有性的积累,只有每天在不断的积累,他积累到饱和的时候,它必须释放,他不释放就难受。所以他必须把它释放出来,而恰恰是这个性的释放,最后导致一个什么结果呢?我们看到所有的生命都是在这种性的释放过程当中诞生的,也就是说,生命是在这个释放过程中得到肯定的。尼采特别强调一点就是说性的释放在某种意义上是生命得以诞生的根源。所以这个力的增长和释放这么一个轮回过程,就是对生命的肯定。
    我为什么讲这一点呢?尼采说世界是一个权力意志的世界,就是说,一个身体是这样的,一个生命是这样的,一个社会组织是这样的,一个国家组织也是这样的,它们都是身体。它们全都遵循这么一个过程。也就是说这各个不同的身体当能量积攒到了饱满的时候就一定要释放。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尼采这个基本的世界观的话,我们就有一个很好的角度去理解中国当代艺术。
    事实上,艺术是一种典型的无用的东西,是一个游戏,但它为什么在今天会如此被财富追逐呢?
    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今天的中国财富聚集的太多了,我们现在的的艺术家、艺术作品并不是说就比80年代的好,单纯看艺术作品的话,我甚至觉得80年代90年代的作品更好一些。但是为什么80年代的时候当代艺术非常沉默呢?那时候没人关注它,但为什么在今天就有那么多人关注当代艺术呢?就是因为我们的社会财富在这二十多年增长了,社会财富在不断的增长,增长到了一定的时候,增长到了相对饱满的时候,就有一部分社会财富必须无功利的花费掉,或者说必须把它给浪费掉,必须把它消耗掉。而怎么消耗这个财富呢?怎么把社会的能量、把这个社会财富给消耗掉呢?我觉得当代艺术就恰恰是消耗社会财富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渠道。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当代艺术就是社会财富的浪费手段,就是社会财富积累到一定比例之后有自我释放的要求,而当代艺术很大的程度上就是满足这个要求,或者说它在今天的合法性,就是把社会财富给浪费掉,就是社会财富的释放。任何一个社会到了一个财富相对饱满的时候都会有一个浪费,艺术就是这样一个浪费的方式。还有什么是浪费方式呢?我觉得战争是一个浪费的方式,我们从历史上来看的话,很少有一个虚弱的国家,一个那种财富贫乏的国家,有一个能量脆弱的国家去发动战争的,所有战争的兴起或者所有战争的发动者都是强大的国家,能力特别充分的国家,比如说像今天的美国。它为什么攻打伊拉克,当然有各种各样的战争原因的解释,比如说是因为石油等等,但是从尼采这个角度来解释的话,美国发动战争,就是因为自己能量太充沛了,他不浪费、不开战争、不财富释放,就没有增长的潜能了,就像一个孩子一样他吃饱了、喝足了,他要不去游戏、不去玩乐、不去把它消耗掉的话他会非常难受。所以我们就是说这个战争就跟艺术一样,就是财富和能量饱满之后要去浪费的一种手段。同战争一样,当代艺术在这个时代可能就是浪费社会财富的一种方式。
    我可以举一个例子,比如今年在全球引起最大轰动的一个艺术家达明赫斯特的作品,他用钻石做一个头颅,这个钻石头颅花费巨大,大概是两千万英镑。作品出来后,当然就是全世界的艺术家、批评家都去讨论作品的意义,说这个作品到底要表达什么人文意义。我的看法,这个作品之所以有巨大的意义,恰恰就是在于他花费了巨大的钱财,它可能是人类历史上花费最大的单个艺术品。它的意义就表达了艺术是社会财富浪费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工具。如果说当代艺术,是对社会财务的浪费的话,我们有很多现象就可以解释。有很多东西,我们觉得不合理的东西都可以解释。比如说一个农民画了一张画,但是从来没人把它说成是艺术品,大家都说这是一个行画,价值非常低。但是如果这张农民的画一旦到流通艺术的场域中来,或者把这张画放到一个艺术语境当中来对待,比如说有一张农民的画,有一个很著名的艺术家把它拿走,或者签个名,或者在上面随便画两笔的话,这张画就会产生巨大的价值。这并不是这张画发生什么变化,恰恰因为这张画因为改换了语境,或者说改变了身份,变成一个艺术品了――只要拥有艺术品的标签,它就可以有无限的价值。
    我们说所有的商品、所有的物品,都是有定价的,唯独艺术品是没有定价的。从理论上来说艺术品是可以有无限价值的,一个再豪华的汽车你都可以算得出来它的价格是什么,但是恰恰艺术品算不出来它的价格是什么。但是,讽刺性的是,它恰恰是最没有用处的东西。最没有用处的东西,才可以消耗最大的社会财富。你即便有再充足的财富,艺术品都可以把这个财富消耗掉,无论你多么有钱,无论你能买多少豪华汽车,你都不可能说把著名的艺术品都买回来,因为艺术品可以做到无价,所有的商品都是有价格的,除了艺术品。我们能够发现现时代一个特点:即越是有用的东西越是廉价的,越是无用的东西就越是昂贵的。
    什么东西有用?比如给我们盖楼的那些民工,他们有用,他们才挣多少钱?保姆有用,也很廉价。最有用的是粮食、蔬菜,这些东西离开它根本不能生存,这个东西是绝对有用的,但是它是这个社会当中最廉价、最便宜的东西。什么东西无用?艺术品,艺术品一点用处都没有,有些作品,连有限的审美的功能都没有,但是它恰恰具有无价的潜能性。
    如果从这个角度看当代艺术,我觉得有一点就是,我们不要再绞尽脑汁地去理解当代艺术的人文价值,去理解当代艺术的人文追求,不要再去理解当代艺术所谓的社会批判意义,不要把当代艺术看作是一个艺术家内心的煎熬或者焦虑式的表达。当代艺术,它在今天的意义,就是要把充足的社会财富浪费掉。如果有一天,我们都一贫如洗的话,这些作品大部分可能都没有任何价值了。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