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于论坛,走出论坛,专家学者再议“文艺与传媒”

[关闭本页] 来源:北京文艺      发布时间:2007-04-18

 2007年2月13—14日,北京市文联研究部和影视家协会在九华山庄联合召开了“文艺与传媒”电视专题片看片会及北京评论协会筹备座谈会。黄会林、李廷芝、常祥霖、杨青、傅谨、薛永年、程光炜、张柠、陈福民、解玺璋、叶培贵等部分艺术门类的专家和传媒界资深人士出席了此次会议。会议由北京市文联党组副书记索谦主持。研究部主任张恬出席了会议,北京影视艺术家协会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张连生介绍了与会人员情况。

  2006年12月北京市文联、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联合主办了“传媒与文艺:2006·北京文艺论坛”。论坛围绕当下媒体文化及其对文学艺术产生的深刻影响、新兴媒介与文艺的互动、媒体自律与道德意识等问题展开了热烈的理论探讨。在此基础上,北京市文联与中国教育电视台联合录制了“文艺与传媒”电视专题片,希望在进一步扩大论坛社会影响力、促进全社会共同关注文艺生存现状的同时,在某种程度上“走出”论坛,借助电视传媒画面生动、活泼、影响广泛的传播优势,更充分地传达出文联对重大文艺现实问题的看法和态度,并对论坛“传媒与文艺”的主题进行新的解读和诠释,实现对论坛理论讨论的一次升华。“文艺与传媒”电视专题片已于2007年春节期间先后4次在中国教育电视台播出。与会专家在会场观摩了“文艺与传媒”电视专题片之后,结合专题片的内容,就“文艺与传媒”的主题展开了研讨。

一 传媒改变文艺

  座谈会上,文艺界的部分专家表示出了对于当下传媒的强势地位及其对文艺产生的巨大影响的忧虑。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刘铁梁说,媒体使人们多了一个交往的渠道,但是在很大程度上又充当着受众的制造者。除了影视和电脑这些高科技媒体之外,我们还应该关注舞台、乡间戏台等具有艺术广场性质的媒体。他指出,依靠艺术家的责任心和社会使命感,作为主体的人完全可以控制好媒体,让其为艺术服务。北京戏剧家协会秘书长杨乾武说,传媒对戏剧最大的影响是改变了人们的思维方式和审美趣味,尤其是改变了新一代年轻人的思维方式和语言表达方式。传媒依靠“资本”和“大众”两者来运转,但是,只要我们的历史文化传统在从事传媒工作的人心中还内在地起着作用,我们就不会被传媒所超越。

  中国戏曲学院特聘教授傅谨说,“文艺与传媒”专题片做得非常精致,引入了许多丰富的视觉元素。这种用电视手段来表述文艺与传媒之间关系的方式会引发人们许多思考。如何把各种各样的艺术,尤其是一些优秀的艺术通过各种各样的传播手段来传播,是传媒时代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但是,在传播过程中,我们很容易把传媒关注的问题误认为是世界的全部。其实,社会是非常丰富的,大众传媒所关注的热点问题太少了,当所有的传媒一窝蜂地关注一两个领域的时候,真正的“大众”,真正普泛性的东西就消失了。

二 传媒与文艺相辅相成

  传媒深刻地影响着当代文艺的发展,那么该如何来认识传媒自身的运作规律呢?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陈福民从现代媒体的生产机制探讨了这一问题。他指出,现代媒体是一个经济利益的共同体,也是具有自我运转逻辑的运营体系,这使我们在讨论传媒问题时不能绝对化和道德化。在现代传媒形成的巨大压力下,如何认知传统、如何从传统的生产方式和传统的艺术感受上找到各种艺术的存活根据,就成为首要的一个问题。

  与文艺界部分专家对“文艺与传媒”关系的忧虑相比,资深的媒体人对这一问题的看法显然要乐观得多。国家广电总局发展改革研究中心产业与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李岚在肯定了“文艺与传媒”电视专题片在制作上取得的成绩之后指出,文艺与传媒二者之间并不矛盾,实际上二者是相辅相成的。高雅的文艺丰富了传媒的内容,传媒则延伸了文艺的触角。文艺演艺产业和传媒产业之间有一种“互为上下游”的关系。作为一种创意产品,文艺的内容可以是传媒的前端,为它提供节目播出的产品和内容,成为传媒的“上游”;当文艺的多种文化形式作为传媒的一种衍生产业出现的时候,文艺就变成了传媒“下游”。可见,传媒与文艺的结合对文化产业的融合和发展是非常有利的。

  同心出版社副社长解玺璋分析了社会大环境的变化对传媒的影响。他说,传媒的选择深刻地影响着现代社会,但是,我们应该关注影响传媒选择的社会客观因素。90年代初期开始的文化体制改革使许多媒体面临着在市场竞争中生存与发展的现实问题。社会的多元化造成社会趣味的分层。而改造大众趣味的问题,涉及社会政治、经济、教育普及程度等多方面的问题,这些都不是单纯批评媒体所能解决的。他认为,现阶段媒体面临的一个迫切问题是功能上的分层,例如,使不同种类的报纸满足不同社会层次的阅读需求。

三 成立北京评论家协会的必要性和针对性

  “文艺与传媒”电视专题片看片及座谈会后,专家们就成立“北京评论家协会”的筹备工作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据悉,江苏、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广东、广西、四川、重庆、贵州、内蒙、河北等兄弟省市文联已经成立了评论家协会。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程光炜指出,成立北京评论家协会是非常有意义的。成立评论家协会可以有效地把北京的评论家队伍组织起来,但是,更实际的问题是怎样建立起协会的工作和组织方式。他提出,可以由评论家协会办一份评论刊物,形成一种文化积累。

  中宣部文艺局理论文学处处长梁鸿鹰指出,北京文艺界是全国文艺界的一个窗口,成立北京评论家协会非常必要。他从评论家协会的人员构成、组织方式和活动方式等方面对协会的筹备工作给予了切实的建议。他说,参照其他省市评协的办法,北京评论家在人员构成上至少应该包括这样几部分:第一部分是高校教师;第二部分是包括社科院,艺术研究院在内的各科研院所、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第三部分是文联、作协系统内评论工作的骨干分子;第四部分是各文化单位,比如电影制片厂、文化类报刊、出版社、媒体的理论评论工作者;第五部分是部队中的理论评论工作者。而评论家协会理事会的人员构成还要有代表性,要能充分“代表”十二、三个艺术门类。其中,文学研究的力量是最强的,人员可以适当的多一些。

  在谈到评论家协会的活动方式时,梁鸿鹰处长对两届“文艺论坛”活动及评论内刊的出版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他指出,评协的活动首先要得到宣传部的大力支持,另外,在策划大型活动时,要注意与北京市的重大文艺活动相呼应。同时,评论家协会要注意保持与媒体的密切联系和良好互动。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柠在介绍了其他省市的评论家协会的工作经验后指出,成立评论家协会要注意工作的针对性。他说,北京有许多高校、研究机构、科研单位,它们可能更注重基础性理论的研究,而评论家协会的工作应该非常具有现实性,这个现实性就是对正在发生的事情发言。评论家协会要不断地拓展它的关注领域,比如群众文化。他解释说,这里所说的“群众文化”,指的是当前在都市种不断出现的各种各样新的群众文化现象,包括网络文化。这些文化现象是在现行的学术体制中还没有专门展开研究的部分。例如,大众文化研究目前看起来比较热门,但是在整个学术研究体制中并没有站稳脚跟。评论家协会只要关注当下的文艺现象,不断扩展它的边界,一方面与其他学术机构对话,一方面与大众媒介保持密切联系,其发展前景就会非常广阔。

  张柠教授指出,如果说其他协会的职能是推广好的文艺作品,为文艺家服务,那么,评论家协会的工作就应该更宏观一些,更具有综合性,运用相关文艺理论知识对当代文艺的各种思潮和局势进行总结。尤其是在当下,中国的文艺生产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艺术原来的功能是传递审美意义和社会意义,今天,艺术还具备了另一个重要的功能,即它变成了一种符号生产。符号生产除了传达审美意义和一般的社会意义之外,还要求获得市场回报。在市场经济中,在大众传播介入的情况下,各种艺术门类的边界模糊了。这些新的因素掺入艺术生产和消费过程以后,使得文艺现象变得非常复杂。这些复杂问题都不是某一种单一的艺术门类自身可以解决的。而针对这样的思潮和局势进行整体的反思和研究,却正是评论家协会可以开展起来的一项重要工作。

  经过讨论,专家们一致认为,2005、2006两届北京文艺论坛的成功举办,为成立北京评论家协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此基础上成立北京评论家协会,可以更充分地发挥专家学者在北京文艺论坛中的作用,为今后文艺论坛的举办以及其他重要的理论评论活动提供更有力的支持。同时,文联成立北京评论家协会,可以充分发挥自身的联络、协调、服务职能和纽带作用,更有效地联络和团结各艺术门类的专家学者,体现“大北京”的文化概念,有效地整合北京的高校、科研院所、研究机构、报刊杂志社等多种文艺理论资源,调动各方面的积极因素,共同促进今后北京文艺理论评论工作的开展。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