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晶长篇小说《殉猎》暨文化现象研讨会举行

[关闭本页] 来源:北京文艺      作者:一宁 发布时间:2007-04-18

  日前,作家出版社、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联合主办的“黎晶长篇小说《殉猎》发布会暨文学现象研讨会”在北京大观园酒店举行。

  黎晶的长篇小说《殉猎》近日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殉猎》讲述的是发生在我国东北黑龙江畔桦皮屯的一个故事。在这个与俄国一衣带水的地方,俄罗斯男人与美丽的中国女人生下了一个混血儿------于毛子,因他而起,“文革”十年间,三个男人相继死去。这些人表面上都是死于宽厚威严的“天道”,但“死亡”的本质指向却是当时的政治生活以及人的欲望。作品写得冷静而沉重。然而在悲凉的沉重中,读者读到的却是久违的内心的“柔软”和在那段严酷政治斗争之下存在于民间的温情道义。

  与会专家学者首先肯定了《殉猎》的社会意义。他们认为,从中篇小说《选择》、《信访局长》、《太阳没有血色》,到长篇小说《殉猎》, 黎晶的小说创作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他的作品往往以平淡而正统的叙事,揭示权力对人的诱惑,从而对人类的普遍情感困境进行探索。在《殉猎》中,权力欲望点燃了人们强烈的官本位火焰,使他们为追名逐利不择手段,惹怒天道。然而遭到伤害的却是本份老实的平民百姓。可悲的是受苦受难的百姓却浑然不觉,依然对“官”无比敬畏和崇拜,这更凸现出人民的朴实和真诚。作品对谷有成一类干部的描写既符合情理,又鞭辟入里;既写出了他们自私的小算盘,又表达了他们无尽的忏悔。作品多次表现了权力者给卑微者—于掌包、于毛子、于金子等一类人带来的不容他们喘息的“羞辱”,揭示了时代的生存难题。可以说,“权力的羞辱”是一把理解传统中国的钥匙。小说蕴含着的这种社会批判意义,使我们在阅读中感受到一股凶猛强烈的情感力量。

  与会专家对小说《殉猎》所取得的艺术成就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原《十月》副主编、评论家张守仁说,写作主要写生活。《殉猎》对宰猪、打猎、打豹子、逮鱼等生活事件的描写很真实,给人的感觉就像看见刚从网里提出的鱼虾,蹦蹦跳跳,非常鲜活。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主任吴秉杰说,黎晶的作品非常重感情,因而显得厚重;《殉猎》对干部形象作了精心刻画。如用“领导抽烟火找烟,下级抽烟烟找火”一句话,就巧妙地反映出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关系,让读者体会出好多东西。

  结合“新时期”以来文学的发展,与会专家肯定了黎晶文学创作的文学史意义。他们指出,八十年代之后,中国作家的写作技术日益成熟,可写作所要表达的人心世界却越来越荒凉--小说如果只是故事的奴隶,而不能有效地解释人心世界的秘密,小说存在的价值也就变得非常可怜了。而《殉猎》突破了作者的个人经验,将叙事全面渗透到底层生活的还原之中,既展示了作者的想象能力和写实能力,又保留了他所独有的粗犷气质。作品所表现的不只是一种本能的心理活动,它还带有某种理性的反思意味。我们不仅看到了作为集体意志演变的特定符号的“苦难”,和通过苦难变化所折射出来的权力历史、价值观念、社会伦理的变迁,也看到了在这种变迁之中个人命运的沉浮。

  原《人民文学》常务副主编、评论家崔道怡、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研究员牛玉秋、《北京文学》副主编孟亚辉等出席了研讨会。《文艺报》《北京晚报》《中华读书报》以及北京电视台、新浪网等媒体参加了本次研讨会。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