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胜似龙茶——杂说蔡襄《茶录》及其书法

[关闭本页] 来源:      作者:凌士欣 发布时间:2006-08-21

  在宋代有关茶事的艺文创作中,蔡襄的《茶录》因内容专业化与开拓性以及数艺术的精美而独领风骚。

  蔡襄(1012—1067)字君谟,兴化仙游(今福建蒲田仙游)人,性忠鲠。累官至端明殿学士,人称蔡端明。谥忠惠,后世敬称他:“忠惠先生”。他从小爱茶,茶事对他的熏陶既久且深,嗜茶如命,正如他在《和孙子翰谢寄茶》一诗中所吟咏:“衰病万缘皆绝虑,甘香一事未忘情。”痴醉到了“老病不能复吟,则把玩而已,看茶而啜墨”(苏东坡《又书茶与墨》)。

  他精于品茗、鉴茶,是一位古代茶学家。庆历七年(1047年),36岁的蔡襄任福建路转使,负责监制北苑贡茶,把原来的大龙凤团,用鲜嫩的茶芽作原料,改制成小龙凤团,内质优异,外观精巧,被誉为“上品龙茶”,甚得任宗喜爱。有“建安茶品甲天下”之誉。宋仁宗也是一个爱茶之君,时常关注茶事茶艺,关心建安贡茶。蔡襄考虑到“昔陆羽《茶经》不弟建安之品;丁谓《茶图》独论采造之本。至于烹试,曾未有闻”,又为使烹试之法更适宜宫廷雅玩,故“辄条数事,简而易明,勒成二篇,名曰《茶录》。”(《茶录》前序)并于皇祐四年(1052)春书呈仁宗皇帝。仁宗御览后入内府珍藏。

  《茶录》正文约800字,内容很精到,上篇论茶汤品质和烹饮方法,提出茶色、香、味俱佳;下篇论茶器的功能及其使用方法。《茶录》是对陆羽《茶经》的发展,是我国茶文化史上又一部举足轻重的文献。尤其是《茶经》所反映的美学思想,使该著成为一部很有特色的茶艺之作,标志着饮茶提升到了更为艺术的程度。而《茶录》的书法既是蔡襄书法艺术的代表作之一,也是小楷书法艺术的好范本。所以,《茶录》一问世就受到各方关注。

  有意思的事,《茶录》原稿怎么会被蔡襄知福州时的掌管笺奏公文的府衙属官所窃。后为知怀安县樊纪购得,并刻石拓印,行与好事者。然多舛谬,故蔡襄于治平元年(1064)“辄加正定,书之于石,以永其传”。樊纪刊本早已失传。现能所见蔡襄《茶录》为治平元年刊本(除前序外,又增后序)。主要有:

  一、《北宋拓本》。这是仅见的善本,谓海内孤帙。先是由方孚若家藏。后来,下篇残缺“茶罗”后面的内容及“方孚若家藏刘克庄观”九字提款。传至清代嘉庆年间,曾由翁方纲补字提识,合计135字。林则徐任浙西廉访使期间,看到这个版本后,也作了题跋。现藏上海图书馆。上世纪80年代末,上海文献管理委员会计划出版蔡襄《茶录》,经唐云先生鉴定跋曰:“《茶录》虽刊布,而墨本获读者鲜,此为君谟于治平初手书石上,乃天水旧拓,书法高妙清华,且可订正通行本异文,堪称瑰宝,询非妄也。千年佳作,自应影印以传,因跋数语,用志眼福。”

  二、《南宋拓本》,曾录于明孙承泽《庚子销夏记》;

  三、《古香斋拓本》,明宋珏刻,世称绢本《茶录》。

  此外,清府内有墨迹本。乾隆皇帝曾题诗二首。第一首是《题蔡襄茶录真迹》:“君谟茶录重书定,呈览因之仍赐回。颂不忘规应着眼,处之得地尽其材。”第二首为《再题蔡襄茶录真迹仍用庚子诗韵》:“创书皇祐曾进奏,正定治平经几回。法宝陈家关世守,屡呤宁为诩诗材。”该墨迹本曾藏严嵩府,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馆。据专家考证,此本暂为元人抄本。看来,皇帝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蔡襄又是宋代大书法家,初学唐人,继取法晋,严守法度,最存晋唐遗意,“备众体而后能自成一家”(宋刘克庄《刘后村集》)。楷书端重沉着,行书温淳婉媚,草书参用飞白法,时人有言其“行书第一,小楷第二,草书第三”,(《东坡题跋》)黄庭坚在《豫章黄先生文集》中君谟作小字,真行殊佳,愈小愈妙。宋徽宗认为“襄书包藏法度,停蓄锋锐,宋之鲁公也。”(见《东坡字说》)

  蔡襄《茶录》,小楷,无一倦笔,颇有二王楷法,端重飘逸,难乎两者,受到同代及后世的赞誉。如《宣和书楷》云:“襄游戏茗事间,有前后《茶录》,复有《荔枝谱》,世人摹之石,自珍书有翔龙舞凤之势,识者不以为过,而复推为本朝第一也。”首先为《茶录》作题跋的欧阳修曰:“善为书者以真楷为难,而真楷有小字为难……君谟小字新出而传者二:《集古录目序》衡逸飘发;《茶录》劲实端严。为体虽殊而各极其秒。盖学之至者,意之所到,必造其精”,推崇备至。元瓒跋《茶录》赞:“蔡公书法真有六朝唐人凤,粹然如琢玉。”明孙承泽谓:“宋人务工楷法者,忠惠《茶录》出入晋唐间,绝构也。”(《庚子销夏记》)清杨宾《大瓢偶笔》称赞“蔡端明小楷以《茶录》为冠。今观其书,舒徐刻画在虞(世南)、颜(真卿)之间,可与小字《麻姑坛》戟颉颃千古。”此外,董其昌、陈继儒、蒋书铨等,对蔡襄《茶录》的书法艺术均有肯綮的评述。正是:君谟北宋首名家,小楷真无可指瑕。除却换鹅经一卷,是谁胜似录龙茶。“(清黄炳坤堃《希古堂诗存》卷五)“换鹅经一卷”说的是书圣王羲之以小楷《黄庭坚》(一说《道德经》)换取山阴道士鹅的故事。后以“写经换鹅”为赞美人擅长书法之典。方时举《观察忠惠墨迹诗》:“公书方整八法俱,《荔谱》、《茶录》绝代无。当时石刻今已少,况复笔迹真璠玙。此书飘逸尤绝品,风度不殊僧智永。”将《茶录》的书法比喻为真的美玉;把《茶录》的书风雨王羲之的七世孙南朝陈隋间僧人书家智永等同起来。难怪蔡襄自谓《茶录》石刻小楷为“平生得意书”。有道是:“蔡公创制小龙团,赢得千秋万古传。《茶录》一书尤上品,还留墨宝在人间。”(钱时霖《蔡襄》)。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