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联故事丨平生甘为“坚净翁”——记启功

[关闭本页] 来源:京艺苑      发布时间:2022-05-17

  启功的一生,是一部启迪治学和做人的巨著。其人其学,于当今后世,都可供研习和仰止。

书法界的启功

  “我们书法界有启功!”这句话曾经给书法界多少人以莫大的自豪和信心。

  作为学生,2000年,在恩师陈垣先生诞辰120周年之际,启功用自己在香港义卖所得的163万元人民币,以恩师的名义设立了“北京师范大学励耘奖学助学基金”。他之所以将基金以“励耘”命名,是因为老校长陈垣生前曾吟诗云:“老夫也是农家子,书屋于今号励耘。”陈垣久居此屋,励耘书屋由此得名。就这样,启功了了报答师恩的夙愿,赵朴初先生题诗赞曰:“输肝折齿励耕耘,此日逾知师道尊。万翼垂天鸾凤起,千秋不倦诲人心。”

  作为书法家,启功闻名遐迩。爱惜自己的书法,如同爱惜自己生命的启功从不自恋,他让许多喜爱他的人,喜爱他书法的人如愿以偿。巡视凡尘,当年衣衫褴褛的青年,默默无闻的学生,艰难度日的平民,只要有缘与启功见面,就有可能得到启功惠赐的墨迹。

  作为公众人物,2001年9月19日,在北京师范大学校园,全国第一个大学“宏志班”——励耘实验班举行开学典礼,年近90岁高龄的启功一级一级走上二层楼,见到了30名品学兼优而家境贫寒的青年学子,他热情鼓励他们健康成长,并高兴地将刚刚获得的8万元“中国书法艺术终身成就奖”奖金全数捐给该班,望着先生慈爱的笑容,在场的师生眼圈湿润了。启功不是消费主义者,而是有良知、有道义的文人。

书法创作不是“撕年历片”

  启功担任过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北京书法家协会首任主席、名誉主席,对首都书法界的人才培养和发展动态非常关心。北京书法界每年春季或秋季举办学术讲座,他对教授人选、讲授专题、时间安排等都很关心。如果身体情况允许,他还会莅临课堂看看大家,说上几句。他的讲话虽然简短,听着随意,却很精辟,能启人心智;加之表述形象生动,亦庄亦谐,最受大家欢迎。偶逢解答问题,启功机锋应对,举重若轻,总能让人过耳难忘。譬如有会员问:“书法作品是多写好还是少写好?有的书法家说一天写了20张送人……”启功答曰:“在家自练,多写无妨;若送展或者赠予他人,还是少写为好。以前齐白石说过‘出手与人,必须好画’。

  因为那是你的作品,你总不能闭着眼睛往外扔吧?面对社会,就必须对社会负责。且不说自家的艺术声誉如何,书画是最可宝贵的中华文化,把成百上千的涂鸦随便掷与社会,你当是撕年历片啊?大家都胡写乱画,毁了书画,对得起老祖宗吗?”这句书法创作不是“撕年历片”的说法,至今在京华书法界依然流行,让我们在严肃的书法艺术创作中对书法国艺更生敬畏之心。

启功的“坚”与“净”

  启功早年曾收藏过相传是康熙赐予的一方小端砚,长不过11厘米,宽约9厘米,砚背刻有砚主的铭文:“一拳之石取其坚,一勺之水取其净。”启功就取“坚净”二字,把自己小小的卧室兼书房命名为“坚净居”,自号为“坚净翁”。这两句话取自汉代张芝的《秋凉帖》,全文是:“不迁怒,不贰过。兰蕙其心岂有千秋寂寞,松柏为质耐得万里风霜。一拳之石取其坚,一勺之水取其净。”

  “坚”:坚者,坚固,坚定,坚决。在许多人的眼里,启功是一位非常幽默、随和的人,但在他的身上“刚”的成分也不少。启功平时为人谦和,却从不随波逐流、随声附和,在原则问题上,他是一点也不含糊的。他要较起真来,谁也奈何不得。

  “净”:净者,清洁,干净,不含杂质。启功就像一条静谧的河流,宁静平和、清澈见底。他心地纯净,不掺杂念,并置生死于度外,视名利如鸿毛。对于人们奉赠给他的这“家”那“家”,他一概不承认,只认定自己是一名教师。“能与诸贤齐品目,不将世故系情怀。”这是启功写的对联,也是对“坚”与“净”的最好诠释——“坚”和“净”正是启功一生为人的真实写照。

作者:杜彩玲

  启功(1912年7月—2005年6月),男,满族,九三学社社员,中国当代著名书画家、教育家、古典文献学家、书画鉴定家。曾任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北京书法家协会主席,中国佛教协会、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顾问。主要著作有《古代字体论稿》《诗文声律论稿》《启功韵语》《汉语现象论丛》《启功书画留影册》等。2001年获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终身成就奖。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