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忠:动静相宜 雄秀古雅

[关闭本页] 来源:北京文艺报      发布时间:2016-07-27

        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楷书专业委员会委员、书法考级中心考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特聘教授。先后获中国第二届书法“兰亭奖”艺术创作一等奖、“林散之奖”、第十四届“群星奖”金奖和全国第四届正书展最高奖,5次在全军书法大赛中获一等奖,入选中国书协“三名工程”书法大展。被中国书协评选为 “书法家进万家”先进个人。     

06_5
  张维忠    

        军旅之中,多有书法才俊。张维忠即是其中之优秀者。他尽管在书法上取得了令同道刮目相看的成绩,但却表现得非常谦虚、低调,体现出一个书法家应有的良好素质。书法是笔墨之舞,更是心灵之语,黑白之间承载着作者的文化精神与思想情怀。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对古人碑帖深研细究融会贯通而能自成家数者,其笔下自会风行云起,蕴含着万千化机……
  品读张维忠的行楷书作品,平和中见豪情,飞动中见静穆,将六朝碑版的远古气息和当代书者的思想情怀巧妙结合,亦古亦今,亦今亦古,割玉剥金,碑中见帖,气象浑穆而不乏灵动,令人为之心动不已!其楷书,更多取法于《张猛龙》、《龙门二十品》等魏碑经典,审美取向上则比较侧重于体现点画精准、劲健清雅。这与他作为军人特有的人格气质是互为表里的,也是非常协调一致的。

06_1
书法1

06_2
书法2

06_3
书法3


  张维忠的行楷书作品是魏碑和行书成功结合的典范。魏碑是楷书的一种,魏楷和晋朝楷书、唐朝楷书并称三大楷书字体。魏碑表现出由隶书向典型的楷书发展过程中的一些过渡因素。魏晋之际已经有了楷书,钟繇的《宣示表》、王羲之的《黄庭经》等楷书作品已然是比较成熟的楷书,但是大批西晋知识分子随晋室南渡之后,北朝的书风就和南朝大异了。北朝现存的碑刻大多是民间无名氏书法家的作品,和南朝士大夫所谓“风流蕴藉”的书法风格自然不一样。钟繇和王羲之完成了部分由隶变楷的过程,由于晋室南渡,北魏的民间书法家们没有继承多少他们的成果,而是遵循原来民间书法的发展轨迹,更多是直接从汉魏时期的隶书演变而来。和南朝碑刻相比,清朝书论家刘熙载认为“南书温雅,北书雄健”。与唐楷相比,唐楷注重法度,用笔和结体趋于规范统一;魏碑则用笔任意挥洒,结体因势赋形,不受拘束。张维忠长期浸淫于魏碑,打下了深厚的楷书功底。同时对历代行草书法帖逐一临摹研究,书路日广。他的成功之处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用笔的灵活自然和方圆并施。一般而言,魏碑楷书方笔居多,重在体现点画的雄健、厚重,表达一种特有的金石气。但张维忠恰恰打破了这种既定的模式,巧妙地将《圣教序》、《书谱》和米芾行书的一些用笔方法拿来为我所用。因此,他在用笔上就平添几分灵动,在摇曳多姿中进一步丰富了魏碑楷书的笔法,魏碑的书写性也得到了相应的强化。书写性的强化必然会使其行楷书作品显得更加富有笔墨情趣,更加富有节奏感和韵律感,方圆并施、灵活应用、古朴自然、生动感人。
  二是结体雍正典雅和姿态万千。张维忠不仅在用笔上将魏碑和行书笔意相结合,而且在结体上也大胆融合,将《圣教序》、《书谱》和米芾行书的结构与魏碑互相嫁接。清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赞誉魏碑有“十美”:“古今之中,唯南碑与魏为可宗。可宗为何?曰有十美:一曰魄力雄强,二曰气象浑穆,三曰笔法跳越,四曰点画峻厚,五曰意态奇逸,六曰精神飞动,七曰兴趣酣足,八曰骨法洞达,九曰结构天成,十曰血肉丰美,是十美者,唯魏碑南碑有之。”张维忠在很大程度上对魏碑的理解恰恰是和这“十美”一脉相承的,他不仅从魏碑本身的结体规律上去处理每一个字的结构,而且善于借鉴经典行草书法帖的单字造型,进一步丰富和“美化”每个字的结构,使其姿态万千而不失典雅。
  当代写魏碑者,往往有两种倾向:一种是刻意模仿魏碑的刀刻斧凿之痕迹,圭角特出,僵化呆板,了无生趣;一种是将魏碑过分行草化,肢解结构,夸张变形,失去了魏碑书法本应具有的那种风度和气质,与魏碑书法的本质精神相去甚远。而张维忠显然是在二者之间寻求突破。他最大的特点是能够写出不同感觉的魏碑作品。很多以帖为主的书法人往往都是从碑刻里面寻找结字的灵感,而张维忠则反其道而行之。他不仅将魏碑本身的结字特点熟练发挥,且能将《圣教序》、《书谱》、米芾行书等等的结字特点融而化之,融入的比例不同,则作品的效果也不同,或凝重、或轻灵,皆质朴无华,浑融自然。魏碑的书写性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书者的个人性情也得以充分展露。
      张维忠的行草书也很见功见性,取法高古而不拘一格。从其行草书作品可以看出他的涉猎范围非常广泛,魏晋一路的、明清调的,皆有不同程度的尝试。他能在一种总体文化精神的统摄和观照之下,以魏楷为基,兼取各家,创作出各种不同感觉的作品,而在整体上又比较和谐统一,这是殊为难能可贵的。

06_7
书法4

06_6
书法5


  书法家孙过庭云:“初学分布,务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大文豪苏东坡亦曰:“大凡为文,当使气象峥嵘,五色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这是为艺之道,也是为学之道,更是为人之道。张维忠不仅在艺术上如此,为人上亦如此。年轻人做事喜欢表现,盖年龄特点使然。书法亦是,所谓“渐老渐熟,乃造平淡”是也。如果张维忠不为时风所动,一以贯之,假以时日,他完全有可能成为一位在魏碑书法上卓有成就的大家。
  张维忠在书法上所取得的成就不仅仅得益于他在超逸中下实际的功夫,也在于他做人上的成功。古今成大事业者,学问道德缺一不可。文质彬彬,谦谦君子,学养深厚,书艺出群,维忠先生可当之矣!
(作者系书法家、艺术评论家)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