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旭小说《苍茫》:转来转去,转出“苍茫”的味道--理论评论--中国作家网

[关闭本页] 来源:中国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9-08-14

《北京文学》八月号推出陈世旭的言情小说《苍茫》。

《苍茫》精粹老辣,像一卷诗小说;洒脱随意,道尽文坛风流,又像散文诗。

作者喜欢庄子,放纵笔墨逍遥游,泥沙俱下,不知所云,果真的诗无达诂?

《苍茫》到底写了什么?写一个男姓主人公陈志同四个女姓之间风谲云诡的故事。

陈志出于对母爱的敬畏,认为女人是天生的圣人,不可能干坏事。经历过许多女人特别是惯于岁月、虚构网络小说的雪国之后,却变成结束处子之身的“小帅哥”,愤世嫉俗而且骂娘。

他觉得女人很容易得手,不止一个女人被他猎获。“小帅哥”在饥渴的女人面前拥有绝对的优势。

仁者见仁、知者见知。

像鲁迅“从字缝里看见字来”似的,我看出陈志两个字:“沉沦”。

当他约见出版社的温雅时,他栽了。才几年啊,先硕士、后博士,温雅的作品被确认为“头牌花旦”,见到他,披头盖脑来了一句:“男人都是发情的公狗”。他明明知道温雅炫耀的段子其实是抄袭,却恭维备至,不料被温雅痛骂一通:低级、虚伪、风流成性,越写越烂,“你早就不在读者的视野了!”

“小帅哥”被人耍了。

这一节洋洋洒洒,极尽其丑态,文采飞扬,字里行间跳动两个字:“恶心”。

接下来的是拷问堕入的“危险”和藏在底下的“罪恶”。为了暴晒陈志的丑态,作者穷形尽相。

他一年到头“笔会”“改稿”忙个不停,时不时来一场风花雪月,她从来不打扰他,最后,马庞庞挺着大肚子来到孩子亲爹的面前,说“我要结婚了”,他竟然问道:“跟谁?你爸的学生?”马庞庞闪着泪光,死了心,断然离去。

“罪恶”!

一眼望不到头,草原景色何雄哉!

马是草原的王者至尊,铺张扬厉,自由奔放。

天风滚滚,海山苍苍,真力弥满,万象在旁,行神如空。

行气如虹,走云连风,吞吐大荒,草原地震般震动。

雄豪之气油然而生,生命交响乐随情思的跌宕而变幻,《苍茫》电视剧里一首散文诗时不时地插入,更加强化生命的情思与交响,作者巧构,有深意存焉!

马庞庞再次站在对面,陈志哽咽:“我娶你!”“我不需要怜悯。你喜欢的是女人,不是哪一个女人。”陈志的怀抱空空如也——一切不过是场梦。

大野莽莽苍苍,作者笔力不让契诃夫,词句丰瞻,诗意盎然,是《苍茫》里最憾动人心的一节。

面对浩瀚的大漠,陈志读出“苍茫”二字,略有悔愧但眼前无路。

“娜拉走后怎样?”堕落,还是回来?

回到哪儿?从哪来,到哪去?依然是堕落、困惑。

情场老手雪国反倒向哭诉的陈志道珍重,“有她,你所有的成功都无足轻重;失去她,会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失败。”

陈志最大的悲剧是失落人性,忘记从小敬畏如神的母性!

风流倜傥,风流罪错,娓娓道来,津津有味,越是穷形尽相越恶心,读到最后,心情愈加沉重。文笔老辣的陈世旭五内交萦,回肠九转,转来转去,转出“苍茫”的味道。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