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出海,刚刚开始

[关闭本页]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刘佳璇 发布时间:2017-03-13

“7年的外交官生活,再见。未来,你好!一路向前,永不回头。”2015年12月,赖静平正式辞去美国国务院的工作,专心运营他一手建起的网络文学中译英网站Wuxiaworld(武侠世界)。

在互联网上,赖静平的名字是RWX,取自金庸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任我行”。以这个“江湖代号”,他完成了网络小说《盘龙》的翻译。

经赖静平译介的《盘龙》成为很多外国读者“入坑”中国网络文学的作品,也因为受欢迎程度出乎意料,赖静平决定创建专门的翻译网站来聚合英语世界的中国网络文学爱好者。

赖静平辞职一年后,Wuxiaworld等海外中国网络文学翻译网站引起了中国媒体的关注,“中国网络文学被老外热捧”成了一条颇为猎奇的新闻,而“网络文学出海”也变为近期行业讨论的热点。

“我们做的其实是建立一个之前不存在的商业模式,很多资源在美国是不存在的,所以目前的探索比想象中更难。”赖静平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但一些作品翻译后有十几万的阅读量,证明了这个市场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另一个武侠世界

在很多人眼里,1986年出生的赖静平是美籍华裔中的精英分子。

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国际关系专业毕业后,赖静平考入了美国国务院,自2010年起开始了在马来西亚、加拿大和越南轮岗的外交官生涯。

3岁随父母移民美国后,赖静平已充分融入美国社会的生活,一度只会“厨房中文”(简单的生活常用中文)。中学时,他在华人电视台看到古天乐版《神雕侠侣》,粤语原声中文字幕,他听不懂也看不懂,却被其中意境所吸引。

由此,赖静平对中文武侠小说燃起了巨大兴趣。但在当时的海外,金庸小说只有少数几本翻译出版,且售价高昂,其他作品都由网友断续地翻译,这直接激发他认真学起中文。

在北美出版市场上,中文翻译作品市场很小,以古典文化经典,以及鲁迅等名家的现代文学经典为主,同时还有一些学术人文性的历史文化著作,而通俗的类型文学基本没有。

中文图书译介的匮乏,渐渐积累了潜在的文化需求。

大学期间,赖静平察觉,论坛里武侠小说的翻译风气初开,另一种语言的武侠世界之门打开了。这些网上译者以北美和东南亚华人为主,工作后,赖静平加入其中,与他同期在论坛翻译武侠小说的大概有20位网友。

赖静平的翻译处女作是《天龙八部》,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一句“有常无常,双树枯荣;南北西东,非假非空”怎么翻译,就让赖静平想了三个小时。

原著宏大的历史背景与深邃的文化内涵,不仅让赖静平在翻译过程里深感“踏入天坑”,也使得对中华文化缺乏了解的海外读者望而却步。

最终,赖静平放弃了对《天龙八部》的翻译。2014年,赖静平的一位越南朋友为他推荐了中国的网络小说,对于海外读者来说,这些作品显然比《天龙八部》更浅显易懂。

事实上,东南亚是中国网络文学输出的重镇,在2010年左右已在线上阅读和线下出版形成一定规模,包括《鬼吹灯》《寻秦记》等都被翻译出版,而一些越南翻译网站甚至可以与原作同步更新翻译。据悉,晋江文学便有相当一部分收入来自海外的版权收入。

“最喜欢中国网络文学的是越南和泰国。在越南发布网络小说网站上,前100名全是中国网络小说,越南引进的中文文学作品中,网络文学占据了8成。” 阅文集团原创内容负责人侯庆辰说,泰国的电子阅读排行榜上也有大量中国网络文学。

乘了一艘快艇

2014年5月,赖静平开始在Spcnet论坛(一个独立关注亚洲影视和小说的论坛)翻译作者我吃西红柿的《盘龙》。他用三四个小时翻译了第一章,接着最快可以一天译完三章。

在北美论坛上,日本轻小说在东方类型文学里最有受众基础,有网友将《盘龙》的翻译链接发到了著名内容论坛Reddit(红迪网)的日本轻小说版。“这个板块的读者对于东方小说有一定兴趣,为《盘龙》吸引了很多粉丝。”赖静平回忆。

后续事件却是赖静平始料未及的。由于《盘龙》引起的讨论太热烈,原本讨论日本轻小说的板块被“反客为主”,于是版主便将《盘龙》的相关帖子删除了。

但粉丝仍在催促赖静平更新,专门翻译中国玄幻网络文学的Wuxiaworld便成立了。

Wuxiaworld成立两三个月后,曾阅读过《盘龙》英文版的网友GGP创办了Gravity Tales(引力故事),这是如今访问量仅次于Wuxiaworld的另一个翻译网站。

据Alex统计,Wuxiaworld如今在北美论坛排名第910名,全球排名第1643位,网站独立访客30万左右,访问源有30%~40%来自北美,20%来自东南亚,20%来自西欧。

这个数据令国内媒体和网络文学从业者咋舌,也感到惊喜——网络文学不仅已成为中国文化产业中最富本土特色的板块,而且已悄然嵌入全球性文化传播。

“美国不存在这种小说连载文化,连载文化在于周播电视剧和漫画。”赖静平说,“北美有非常成熟稳定的出版渠道,以至于小说生产机制不会依赖于网络连载。”

“中国网络文学全世界‘风景独好’的文化奇观背后,是中国在印刷文明时代类型文学生产机制的缺失。”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中国出版业还未建立起一套成熟的畅销书机制,但大众的阅读需求和大量作者的创作欲望仍在,网络文学解决了这个问题。

那么,网络文学又凭什么先于其他文学类别乘上了出海的快艇呢?

有评论者认为,中国网络文学有“宏大的世界架构 中华文化底蕴”。但事实上,除了网络文学之外,中国古典奇幻小说也有着同样的特点,可译作反响并不大。

“只有对中国文化本来就感兴趣的外国人才会买那些书,对于普通的海外读者来说,太深厚的中华文化底蕴就意味着太艰涩,他们根本看不明白。”赖静平认为,网络文学阅读门槛低,能接纳更多海外读者,这从《天龙八部》和《盘龙》翻译后的反响就能对比而出。

长期观察网络文学的媒体人王恺文总结道:“中国的网络文学被一些国外读者热捧,是新的媒介、新的生产方式,对旧媒介、旧生产方式的胜利。”

距离“征服世界”还很远

翻译《盘龙》时,赖静平并没有“下一盘大棋”的规划,但“如今看来,它是一部非常适合用来向海外介绍中国网络文学的作品”,他说。

首先,《盘龙》本身是西方玄幻类作品,主角名字和设定都有西化特色。

其实,玄幻类网络小说是全球性文化传播背景下“中西杂交”成长起来的类型。一方面,它吸收了本土文化传说、港台畅销书体制所输出的武侠要素;另一方面,它又有欧美奇幻类小说世界观的基因,以及游戏中人物“升级”的设定。

而且,《盘龙》是比较套路化的“爽文”(主角顺风顺水、阅读起来很有畅快感的作品),而西方读者没有接触过,也就和中国的“爽文”爱好者一样,大呼“看得停不下来”了。

早在2011年,《盗墓笔记》英文版便已出版,但在亚马逊上的评论只有10条,且都是中文评论。据赖静平的观察,“北美还是没什么人看”。

“这和走纸质出版还是线上渠道关系不大,关键是对北美读者来说,这种盗墓探险类小说已经不新鲜了。”他说。

《盘龙》这样的作品则容易被海外读者接受,用赖静平的话来说,就是“很有新鲜感,又不那么陌生”。

邵燕君也认为,若从战略的角度来看,在网络文学译介的初级阶段,可以先不必挑太难的作品,选择《盘龙》这类作品会少一些文化差异方面的阻隔:“等读者慢慢熟悉之后,才可能会接受比较深的经典化的作品。”

网络文学在海外的翻译现象受到关注后,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新媒体文学委员会秘书长吴长青便嘱托一些朋友帮忙收集海外情况,对于网络文学是否真的受到海外读者的“热捧”,他仍是存疑的。

“我们当然要肯定海外输出现象,但也不能夸大其词,那就变成了我们自己的‘小狂欢’。”吴长青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自2016年12月以来,赖静平在两个月内接受了多家中国媒体的采访,却还没有接到过美国媒体的采访邀请:“这个市场还是小众中的小众,有人在看并不意味着主流。”

《盘龙》和Wuxiaworld的粉丝,除了中文武侠小说的爱好者之外,有相当一部分是从日本轻小说爱好者中转移而来的,而这些读者本就对亚洲文化感兴趣。目前,这些线上网络文学翻译作品仍是靠口碑在这个范围内宣传的。

“我身边那些对东方文化没有了解的人,是不会关注中国网络文学的,毕竟他们有非常丰富的本土出版阅读物。”赖静平说。

日本动漫作为亚洲最早输出的文化产品,已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欧美粉丝,相比而言,中国网络文学是新入局的玩家,距离“征服世界”还很远,扩充受众显然仍是艰难的课题。

大布局中的小切口

日前,Wuxiaworld已与起点中文网签署了10年的翻译和电子出版合作协议。Wuxiaworld此前的翻译一直处在版权的灰色地带,赖静平和起点中文网讨论了数月,终于确定了20部小说的英文翻译授权。

Wuxiaworld现拥有20余位译者,内容产出机制是先寻找合适的译者,再由译者挑选作品翻译,在翻译过程中,译者一般和两位编辑组成团队。

这种小作坊的模式显然不能适应国内版权市场在交易与运作时批量化、流水线化的习惯,但也是无奈之举:“我们没有必要批量化地签下大量作品授权,因为好的译者比好的作品少太多。”

也有一些国内翻译机构找到赖静平谈合作,但Wuxiaworld对译者水平要求很高,“留学生是达不到要求的,因为这不是文件翻译,小说翻译要达标,译者必须将第二语言转化为他的第一语言。”赖静平说。

Wuxiaworld的译者以华裔为主,有少数的白人译者,而这些白人译者也是所有译者中水平最高的。译者们会接受读者支付的“赞助”,代价是迎合读者提高更新速度的要求。这份收入与网站并没有关系。

“目前优秀翻译人才太少,理解国外用户心理的运营人才也比较稀缺。从市场来看,网络文学在海外还处于推广初期,资金和运营成本压力是比较大的。” 阅文集团原创内容负责人林庭锋说。

目前,Wuxiaworld的盈利以广告收入为主,但自打建立之初,盈利就不是这个网站的首要目的。

“在市场规模还很小众的情况下,我们不会引进订阅收费。”赖静平认为,目前还是要用免费阅读来积累受众,“这方面美国没有资源也没有成熟模式,我们还在探索中。”

欧美读者的习惯是,线上读物达到一定标准才愿接受收费,而目前翻译的套路化“小白文”不够这个标准。因此,赖静平除了在邵燕君团队的帮助下寻找翻译备选作品外,也正考虑引进一些科幻网络小说做线下翻译出版。

线上翻译正版化意味着它已经从纯粹的民间行为进入商业机制,从而正式纳入当代中国文化输出的大格局之中。据悉,阅文集团也将继续加大海外市场的投资力度与推广力度,包括安排知名作者的海外交流行程和影视剧、游戏、动漫的输出。

网络文学是一个小切口,但它可以在大布局当中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邵燕君的期许是,“现在的路走通之后,输出更多精品网络文学,并让中国网络文化的各个形式都能齐头并进地走出去”。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