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顶级演出送上高原

[关闭本页]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陈梦溪 发布时间:2016-06-28

 

 

 由北京市文联、北京援藏指挥部、拉萨市委市政府主办的“共话京藏情,同筑中国梦”首都艺术家拉萨行文艺交流活动首场演出和笔会,22日在拉萨北京实验中学举行,2400余名学生和教职员工观看演出。此次首都艺术家代表团赴藏文化交流活动将在拉萨、林芝等地展开,北京市文联主席张和平率70余位首都艺术家,深入社区、学校、乡村、驻藏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奉献7场文艺演出以及7场书画创作笔会。

    高原上演杂技心跳得难受

    今年是西藏和平解放65周年,也是首都艺术家代表团赴藏开展文化交流活动的第5个年头。首都艺术家们精心筹划文艺节目样式,演出涵盖舞蹈、歌唱、杂技、相声、器乐、曲艺、魔术等多个艺术门类,演员以北京中青年艺术家为主,他们精心为藏区群众备足“好料”,展现极具震撼的视听盛宴。

    这次演出对于演员们并不轻松,不少歌舞演员和杂技演员都是第一次来到西藏,短短一天的休整过后,21日演员们就开始彩排。

    北京市杂技团的七位杂技演员是首场演出中最小的7位演员,她们最小的13岁,都是第一次来西藏演出。在首场演出的节目《抖空竹》中,演员们需要巨大的体力和精准的身体控制,她们要在两三秒内完成连续三个空翻,再马上接住抛向空中的空竹,或是连续十几个下腰旋转。这在平时对于训练刻苦的杂技演员来说也许并不难完成,然而在海拔四千米的青藏高原,完成这个节目需要极大的体力支持。

    “每个动作都是根据音乐的节拍来的,动作是固定的,没办法放慢速度或者降低难度。” 北京市杂技团领队兼教练赵艺告诉记者,这几天她很担心也很心疼队员们,同时又被队员们的吃苦精神感动:第一天到的时候就有几个小队员呕吐得厉害,适应了两天之后还是上场了,“她们的身体状况很重要,比如抛空竹动作必须要做到位,不然达不到应该有的高度,空翻的时间就不够了,翻完了就接不住。”

    台上,观众看到的是近乎完美的杂技演出,在零失误地完成表演后,现场响起了巨大的掌声,每个高难度动作都精彩完成,而下台后几位杂技演员却几乎是捂着心口走到休息室,“喘不过气,心跳得难受”,一位杂技演员过了很久才开口说话,不过说起第一次的高原演出,她却仍然灿烂一笑:“能来就很好啦!”杂技演员周璐下场后告诉记者,演出前大家还进行了彩排,出现气喘的现象后也不敢吸氧:“因为连续空翻是要憋气的,起来的一刹那需要更多的氧气,我们必须忍着,不敢依赖氧气。”

    缺氧时唱歌换气特不顺

    6月22日一早不到7点,拉萨对口援藏的医生北京安贞医院李晓锋大夫就向大家报告了一个坏消息:“闫羽如今晨有高反,心率44左右,不适宜登台表演,望以安全为重!”他随后又补充道,“出于安全考量,建议组织者将闫羽如同志送医院观察或者留驻地吸氧观察。”

    闫羽如是北京歌舞剧院独唱演员,原定于在上午的第一场演出中独唱歌曲《天路》,得知消息后大家纷纷劝她休养身体,取消表演。谁也没有想到,她在休息后依然坚持上台完成了演出。“缺氧的感觉,换气特别不顺,声带的震动都是不一样的。你会突然觉得,我怎么没有气儿了,声音怎么出不来了”闫羽如说,本身高原反应严重的时候演唱,换气和断句就不能像平时那样,尽管身体不适,她还是笑着分享了演唱技巧,“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哎”,平时一句轻松唱下来的,在这里要分成好几截才能顶上。

    另一位男高音歌手马佳是来自解放军艺术学院的独唱演员,他在压轴演唱完歌曲《红星照我去战斗》后回到后台说,“唱完有点不舒服,我先坐一会儿”。李晓锋医生叮嘱马佳男高音容易缺氧,唱完赶紧吸氧。

    在活动演出中,北京实验中学校长的藏族学生们也表演了有民族特色的舞蹈。

    演出前后,李晓锋不断提醒小演员们适应高原、减少高原反应的方法,提醒组织方为今天的演唱演员备足氧气,“晚上可能有一部分同志会出现高反症状”。“我们援藏一年,见过的太多太多,所以真心希望大家健健康康来,平平安安回。”

    在演出的同时,程茂全、廖廷建、郑轩、窦志强、张建豹、孙孝材、王志学、余光清等首都书法家、美术家也与藏族书画家开展了书画创作笔会交流,首都艺术家们在布达拉宫、大昭寺、罗布林卡等地采风、创作,用手中的画笔描绘心中的“世界屋脊”。

    本报特派记者陈梦溪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