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理论评论

谢冕:那人背光而坐 

[关闭本页]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8-14
  

在百年新诗波澜壮阔的背景上,女诗人以独有的情思神采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构成新诗艺术流变和精神长河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活跃在当代诗坛的60后诗人三色堇,她一出现就引起诗界的关注,其吟唱带着个性十足的生命经验和开阔辽远的审美疆域。评论家张清华认为她的诗有着“近于巫术或扶乩般的力量”,燎原认为她“直觉性地感受到了波德莱尔式的‘巴黎的忧郁’”,南鸥把她的审美色调认定为“明亮的橘色中潜藏着一些蓝色的忧伤”,马启代则把她定义为“叙事时代的抒情诗人”,是一位“怀揣诗意的乡愁从大唐返乡”的歌者……,待接读她的最新结集《背光而坐》时,我眼前幻化出的景象正是以上诸位评论家的感觉,犹如无垠旷野上有一株怒放的花树,在梦幻般七彩流光的时空中歌唱。

是的,她本身就是一束盛开的花,说是三色堇,其实何止三色,她总被艳丽的彩色装扮着、烘托着,她是美艳的化身。平常的花,高雅的花,她站立在山边水涯的草丛间,与富贵无涉,与土地至亲,不卑不亢,只是自信而美丽地吐着幽幽的清香。她是艳丽的。姿态万端的艳丽,带着泥土的芬芳,也带着露珠的晶莹。她是高贵的,但并不娇矜,她只是自信而美丽地开放着,从容地释放着她独有的幽幽的清香。

在她身上,我感受到女诗人少有的哲思知性,感受到一种来自生命本源的对“存在意义”的探求。同时,她善于以带有神性因子的抒情来表达她的思考。她说“我们只是一群倦怠的幸存者”“不会再用余生去交换一条河流的深渊/所有的欲望都可以像衰老一样孤绝而宁静”。面对物候变化和人世沧桑,她强烈的异乡之感常常达于对人之命运的体验,她有一句诗是这样写的:“没有一个词能恰当的诠释这秘密又危险的秋夜”,“秘密又危险的秋夜”几乎是三色堇对当下世界敏感而诗性的命名,诗人总是第一个感受到社会和人心的潮汐,而诗人又往往陷于无法表达的困境中,这种困境,反过来又逼大了诗人心胸和诗歌境界。照此而论,三色堇的傲世独立和卓尔不凡来自她生命和精神的漫长磨砺。

你看,天门山的极顶,她曾为满目应接不暇的云锦杜鹃而忘了归路;辽阔的那拉提草原,她曾为那舒缓而感伤的舞曲而忘了长夜的寂寥。是啊,她是一束遗世独立的花,来自家乡广袤的海域,来自苍茫的秦岭,长安的月色浸润了她自由奔放的心灵,这一切孕育了她的优雅和孤高。由此,她坚定地宣称:“我只想在 秦岭以南,在冷冷的铁里/挖出那些从体内慢慢开始下沉的光阴”,这是诗人的宿命相认,也是她历经灵魂淬火后的精神升华。

渤黄海浩荡,古长安悠远,那些智者醉饮踏歌留下的缤纷遗韵,滋养了也丰盈了她的灵性,当然更有她视为生命的诗歌。她把这些大地天空赋予的灵启,融化而为她的诗歌的意境和节奏。读三色堇,就是读一束盛开的花,一束超越了生命历程的不凋谢的花,带着她的淡淡的清芬,还有晶莹的露珠。我印象中的她属于春天,总是一袭华艳的衣裙,总是蕴热烈于恬静的笑靥,如花,亦如蝶,伫立在、旋舞在她拥有的天地间。

她把热爱的山光水色永远保留在诗中,保留了那份鲜明,那份芬芳,涵容了她的激情。在美丽的醉情的玫瑰峰,她仿佛体内也“长满了飞翔的玫瑰”;她凝视这华彩的一切,“我所有的快乐,都在这凝视的快乐中”。在华顶山,那里漫山遍野的花海令她沉醉,她心甘情愿地将自己沉浸在幽幽的薄香中,依恋那“任性的红,不依不饶的粉”。她总是看山而情满于山,看水而意溶于水,她把她所凝视的都摄进了她的生命之中。她如一块海绵,将她目及的,化为了心中的优美。她将心比物,视自身即是那物。在浙东龙穿峡,她对照那狭缝中艰难生长的古柏,发现“越来越弱小”的自己,那树,恍若就是自身的写照:青春和消失,自恃“不屑盛名与热烈,花艳和璀璨”。就这样,她从山间一棵树找到了“信仰”。

诗人有言,草色引诱了花朵,陡峭引诱了妖娆,不只是玫瑰花的堤岸,“所有的春光都是喜悦的”。这是三色堇为人熟知的常态的本色面。与她相遇,人们也许会因她缤纷的华彩而心迷,清新,快乐,活跃的生命,奔涌的激情,遮蔽了她生命中内蕴的另一面。而她到底是深沉的,一种寓生命的感悟于喜乐的深沉。她总是浓烈与繁盛,清浅与单薄与她无缘,至少在此时是如此,她向我们展示了生命的这份沉郁:此刻她背光而坐,把灿烂的阳光留在身后,把那些照耀过她的、温暖过她的来自浩瀚胶州湾,来自八百里秦川的明亮留在了身后,她在光照的背面沉思。

她自言要用诗歌的沛然、清澈和丰盈来冲破世间的浑浊,“刺破暗夜中的那份忧伤”。她显得成熟了,她把年轻的激情留在了向阳的那一面,而把凝神思忖留给了自己。而这一面,却是适于沉思的暗淡。诗人在残秋的枯枝残叶间寻找寓意,她竟然发现了“残破之美”,且深知“枯叶之下心静如水”,不经意间脱口而出的竟是神来之句:“大雨过后,每一次凋谢都是离乡背井”。这恰恰说明作为诗人的三色堇笔底的功力。这部诗集中,她保留了不止一首的花间词(其实她所有的诗,均可视为花间词)。其中也有对于春花灿烂的称颂,却是深蕴着并不遥远的秋思。她感叹:“奢侈的血肉之躯,美丽的孤绝,悲怆而无奈”,她知道那些春花的华艳,从中感受到生命的丰腴,然后凋谢。风雨过处,那些生命却化作“一瓣一瓣的悬念,被时光吹薄”,此即诗人的秋之感悟。

壮丽的河山与美人我都不爱

我只爱这花一样的人生

花一样的余晖

花一样的抒怀在冥想中溢满温情

孕育,蓓蕾,开放,而后凋谢。让人怦然心动的就是这个过程,这是千斤之重而不可置换的“风雨之后美的消失,一直落到了我的暮年”,“淡雅而忧郁,痛楚而空茫,慈悲而迷离”,此即诗人所谓的“暮年”。年轻时节却话起了暮年,说起来有点沉重,而这却是人生真实的大悲戚。一向欢愉的诗人,终于呈现了她的成熟的一面。有人背光而坐,有人在人生的欢乐中沉思,这不是诗人的过错,这是摆脱了清浅而走向深刻的人生。

背光而坐的诗人,直面世界和生命的真实,在昂扬诗意与神性光明中不断趋向天空的高度!

2016年岁暮,于北京昌平北七家

 

 

CopyRight © 2008~2013 版权所有北京作家协会
地址:北京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E-mail:bjzx@vip.163.com 京ICP备09025795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 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