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理论评论

性灵真处见心肝--评《文家驹诗文集》 

[关闭本页]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于三定
发布时间:2013-05-15

        收到已故诗词名家文家驹的《文家驹诗文集》,自然十分欣喜,当即细细品读,可谓享受精神的盛宴、审美的快乐。读后要说的话很多,在这里只选取其“诗词”部分简略地谈谈我的读后感。文家驹《南湖春兴八首》(1981年)之七中写道:“学问深时精格律,性灵真处见心肝。”我以为,“性灵真处见心肝”既是文家驹作为杰出的中国知识分子人格的真实写照,也是他诗词创作所追求、所达到的最高境界。

  文家驹作为杰出的中国知识分子,入世情怀早已深入他的骨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担当精神成为他的自觉追求和内在心灵气质,所以,任何时候他总是与时代的脉搏一同跳动,时代精神、人文情怀是他诗词创作的永恒题材和主题。他写于1936年的《卢沟桥事变》中写道:“十年战伐伤元气,万里河山让异邦。枪口奈何偏对内?平倭不许上沙场!”对国民党“积极反共,消极抗日”的行为给予了尖锐的抨击。写于1937年的《卢沟桥事变》中写道:“卢沟炮响五洲惊,誓与倭奴决死生。四万万人齐怒吼,排山倒海撼东京。”表现了誓死抗日的决心、勇气和必胜的信念。写于1945年的《喜闻日寇投降》中写道:“倭奴献表已投降,四亿炎黄喜若狂。鼓角联营歌破虏,流亡相计整归装。”可谓写尽抗日战争胜利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无比喜悦和兴奋。写于1949年的《花品十首·桃李》中写道:“人爱李花白,我爱桃花红。白色成恐怖,红旗唱大风。”诗中将对国民党白色恐怖的鞭笞、对共产党胜利的由衷歌赞放在一起写,形成鲜明的对照。写于1980年的《洞庭诗社成立口占二绝为贺·二》中写道:“十年浩劫乾坤暗,浊浪排空兰芷殚。幸有东风澄浊浪,一湖春水漾文澜。”表现出对十年浩劫结束、改革开放新时期开始的由衷歌赞和喜悦。读文家驹的诗词,我们可以从中领略到诗人所处时代的历史的变迁、社会的前进、民族的发展,更可以感受到诗人和时代共命运、与人民同呼吸的宽广胸襟和高尚情怀。家国情、民族爱、自觉的担当精神,这就是文家驹真“性灵”的最重要的内涵。

  文家驹是有自觉担当精神的诗人,同时是特别热爱生活、特别富有生活情趣的诗人,所以他的真“性灵”同时表现在他写日常生活和人之常情的诗词中。文家驹与朱镕聪女士于1936年结婚,这一年文家驹写了两首爱情诗,一首是《无题》,诗中写道:“不尽相思不尽愁,但凭文字写温柔。何时得遂平生愿,夜月西湖共泛舟。”另一首是《题结婚照片集》,诗中写道:“三生花草梦苏州,红是相思绿是愁。今日不抛闲涕泪,此身孤注掷温柔。”两诗情感真挚而浓烈,想象丰富而浪漫,两诗都出现“温柔”一词,可以见出文家驹的性情和诗词又都具有“婉约”的一面。写于1935年的《矛盾》极富人生哲理,其最后一节写道:“今日的矛,攻昨日的盾。一会儿消沉,一会儿兴奋。”可谓写尽青年知识分子的普遍情绪和心态,至今读来仍能引起我们的深深反思和长久回味。写于1964年的《校庆同学索诗偶成·二》写道:“白发虽增暮气减,豪情应有芷兰知。”这是真正热爱生活和人生的人才可能具有的人生态度和人生追求,是大诗人的境界和胸襟。写于1987年的《题年历短句三首·三》写道:“兔年弹指又龙年,一隐一现宠辱全。宠辱皆忘参正觉,邕湖风月入吟笺。”表现出诗人被大自然的“风月”所陶醉,因而忘记了人世的“宠辱”。写于1992年的《儿童节戏成两绝句·二》写道:“八十年来真是梦,梦回仍是老顽童。”显示出诗人真正做到了永葆童心。读文家驹的这部分诗词,我们会觉得,文家驹不仅是严谨的、有正义感的、有担当精神的诗人,而且是热爱生活、善于享受生活的可爱的诗人。

  文家驹精研中国古代诗词,学问渊博,造诣深厚,同时精心创作,一丝不苟,所以他的诗词能很好地做到内容与形式的有机统一。写于1981年的《纪念鲁迅先生一百周年》第一节写道:“好句唐人多说尽,后人何处觅新诗。唯公跳出如来掌,秋肃春温笔一枝。”文家驹对鲁迅诗词不落窠臼、独标一格非常赞赏,其实也表达了他自己的创作追求。写于1982年的《绝句三首·夜吟》写道:“苦吟寒夜不知眠,儿女讥余学唱禅。禅味不如诗味好,新成绝句似樊川。”说明文家驹的诗词创作既是凭他的才气、灵感,同时也得力于他的用功和勤奋。后一方面正是他“学问深时精格律”一句的有力印证。


(编辑:路涛)

联系电话:(010)66022629 E-mail: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作家协会 ©2012-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