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文艺资讯

2015年度曲艺:一曲动人心弦的“欢乐送”  

[关闭本页]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4-08

  近日,文化部艺术司组织召开了2015年度曲艺发展形势分析会。常祥霖、吴文科、崔凯、姚振声、种玉杰、余守英、李蓉等专家对2015年度曲艺创作演出进行了交流研讨,肯定了成绩,分析了问题,提出了意见和建议。

曲艺创作结硕果

  2015年,曲艺创作呈现良好的发展势头,曲艺工作者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和《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各领域成绩斐然,积极开展创作实践、踊跃参加公益演出、注重培养优秀人才。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中指出,要把创作生产优秀作品作为文艺工作的中心环节。文艺工作者应该牢记,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静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创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专家们一致认为,习总书记的讲话鼓舞了曲艺界,在这个鼓舞下,曲艺工作者积极创作实践,出现了一个创作新高潮。中国曲艺家协会理论家委员会主任、中华曲艺学会名誉会长常祥霖回顾中国曲艺过去一年的发展历程感慨道:“我对曲艺的发展始终充满信心,有上级领导的正确引领,有曲艺工作者的积极创作和实践表演,这都为曲艺艺术的发展提供了很大的支持。”在中国曲协优秀作品评审中,有200多篇参加;“包公杯”曲艺作品征集活动中,约200篇参加,最终讨论出70多篇进入终审;“西岗杯”全国相声新人新作推选活动收到约260篇参选作品。“这些成绩都是曲艺工作者积极创作实践取得的!”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辽宁曲艺家协会主席崔凯说。四川省曲艺家协会常务副主席、秘书长李蓉在谈到四川省曲艺创作时说:“2015年,我们的曲艺创作量很大,涌现出一批优秀的作品,比如四川省曲艺研究院推出的《笑娃娃的抗战》是一个以语言为主的曲艺作品,反响很大。我们还举办了‘花开的声音’四川省少儿曲艺大赛和优秀的少儿曲艺节目展演,全省200多个少儿参与,填补了少儿曲艺这一块的空白。”

  与会专家充分肯定了曲艺的公益性演出所取得的成绩。以中国曲协“送欢笑到基层”活动为例,已经走过10个年头,从2005年4月5日在北京市朝阳区麦子店社区百姓书场举行的第一场慰问演出,到2015年6月10日在北京市东城区玉蜓公园文化广场举行的第204场文艺惠民演出,十年间“送欢笑到基层”活动足迹踏遍全国29个省区市,直接观众人数超过200万,参与演员达两万人次,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崔凯说:“公益性演出已经发展成为曲艺新的常态性演出,扩大了‘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社会影响,增强了曲艺家践行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自觉性和使命感。”

  人才传承和培养一直是曲艺工作的重点。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所所长、中国曲协副主席吴文科说:“曲艺界在去年组织开展了很多专业培训,包括表演的、创作的专业培训。在推动行业的青年人学习专业知识、做好曲艺传承方面很有好处。”“2015年,我们举办了很多普及推广和不断提高曲艺艺术的研修培训活动,协同中国曲协、中国文联的艺术中心、中国曲协的艺术中心,还有文化馆和各级曲协、各级文化部门、宣传部,包括地方新闻宣传部,在全国各地如岳池县、睢宁、巴中、凉山州开展了曲艺的创演和培训工作,大约有2000人受训。”李蓉说。

  此外,公益性演出、文化惠民演出推动了人才的培养。在下基层的过程当中,作家、作曲家、演员通过走访问看等采风形式,真正走到群众当中,心灵得到了洗礼,精神得到了滋养,创作感情更丰沛,创作题材更鲜活。文化惠民,同时,人民也惠及了艺术家,很多的创作者到了基层以后,通过采风,创作出更有生活气息和时代气息的作品。

题材、风格、曲种、人才需继续充实

  虽然曲艺艺术已经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还需要在题材、风格、曲种、人才培养等方面继续“充实”。

  与会专家提出曲艺创作还存在表现力薄弱的问题,主要是题材和风格上的单一化。一年来,商业化的、纯娱乐的表演和低俗化的、媚俗性的创作得到了一定遏制,急功近利的创作风气与奢华、浮躁的舞台习气也得以较好扭转,艺术作为民族精神火炬和时代精神号角的责任担当意识,在曲艺行业里得以进一步确立。

  “曲艺在整个文化意识和业态中正在出现一个良好和积极的变化,但是整个行业发展依然存在着多与少、高和低的反差现象;另外,曲种衰减的问题需要重视。”吴文科说。崔凯提出,某些反映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作品在表现主题上比较薄弱,要么带有很强的宣传性,要么带有很强的商业性,艺术性相对较低。

  虽然创作人才和表演人才的培养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某些领域的人才培养仍面临很大的发展难题。比如曲艺评论,目前还没有建立起一个曲艺评判的科学体系,并且评论队伍非常薄弱。崔凯说:“我们需要自己的评论队伍,不能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迷失了方向,主管部门不能仅仅依靠上座率、票房作为指导工作方向的准则,要听专业的评论声音。”李蓉认为,中国曲协近年来在曲艺理论建设和学科建设方面很下功夫,这项工作应该受到进一步重视。

  北京曲艺团副团长种玉杰认为,国家对曲艺的支持很大,但在支持方式和方法上可以更加灵活。

传承发展仍需攻坚克难

  与会专家认为,文化主管部门要加大对曲艺精品创作的扶持力度,尤其针对重点曲种。另外,曲种具有地方性,先由各地方报出计划,继而,在创作等方面加以扶持。

  北京曲艺家协会理论部主任、北京工商大学教授姚振声认为,要重视宣传的力量,特别是要重视对当下新媒体的运用,让更多的人了解曲艺、喜欢曲艺。

  福建省曲艺家协会秘书长余守英提出,曲艺传承要从青少年教育入手。离开了地方方言就丢失了曲艺音乐品种存在的价值。现在,在青少年中间方言的流失现象非常严重。我们可以考虑与教育部门合作开展少儿曲艺活动。总之,这都是为了把曲艺很好地传承下去、发扬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