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电影动态

《人间·小团圆》:俗世岂能尽如人意  

[关闭本页]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8-22

       《人间·小团圆》用宁静舒缓的叙事节奏,为我们展现了导演对于家庭生活和心灵挣扎的哲学思考,对比以往的作品,这部影片港味浓郁,可以说是导演在风格和题材上寻求突破和改变的一次带有人情味儿的尝试。

  影片以一个家庭为核心概念,分三条线索平行叙事,故事与故事之间的弥合看似琐碎,又存在着一定的相关性,这种相关性在或明或暗的隐喻当中将导演对生命的看法和意义编织到了一起。片中主人公都不同程度的面临物质生活和个人情感上的困境:父辈与子女的代际隔阂;父亲对女儿前途的隐忧;现代消费观念弥漫下的职业困境;童年阴影下难以挣脱的心灵桎梏等等。影片正是在这样一个现代城市背景下展开了叙事。

  影片的叙事看似平实,于细微之处环环相扣,让观众主动寻找其千丝万缕的联系。故事娓娓道来,杨千嬅饰演的姑姑泪流满面的出场,给故事开端奠定了浓重的压抑情绪,紧接着姑父和“小护士”偷欢,父亲看不惯“不漂亮的”女儿,模特母亲遭遇“潜规则”,祖父与夜总会阿姨鱼水之欢之后又给逝去的祖母上香。母亲的忌日是一家人能够在一起的日子,可是家庭中的问题还是会在祭拜的时候冒出来,母亲的过世并没有缓和家庭的矛盾,反而激化了矛盾,导致家庭关系濒临破碎。如同生活,故事情节静静地推进,没有大起大落,却将所有的忧虑与焦躁情绪都聚集在了看似不相关的“炸弹”上,静待情节的高潮。“炸弹”爆发引导着情绪的爆发。当每人各自的小秘密袒露于银幕前时,观众便窥视到了有着心灵的行为壁垒的人们——为了美而整容的妈妈,为了多年的误会不能释怀的姑姑,因为孩子不像自己而对妻子缺乏信任的父亲。“炸弹”的存在隐喻家庭生活危在旦夕,同时解除危险后人们情绪得到平复,得以宽容和谅解。

  从全片来看,小女儿,是一家人未来的希望,也是一个相信“三世宿命”的老人的意愿的传承符号。孩子的世界总是充满了奇幻般的想象,小孩子最初面对的死亡也往往是面对自己宠物的死亡,这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在梦境中她和爱宠相遇的一段浪漫主义表达强化了小女孩的主观视点。影片中的祖父是“上岸的人”如同“搁浅的鲸鱼”,在生活的汪洋大海中,随着潮起潮落,总会有搁浅的时候,一旦搁浅要有正确面对“搁浅”时的态度。

  影片的其他几个叙事脉络也不同程度的通过不只一次的发问,来探讨人的心灵救赎与终极归属。为了让影片的立意更为鲜明,导演不断以“排比”的手法交代情节,强化影片主题。作为观众也会多次自问,我们为什么这样做,我们要到哪里去?人生活的目的是什么?是否有和主人公一样的困惑与徘徊?比如,父亲在卢卡斯的《星球大战》中得到启示,或许世上本没有完美,不完美的事情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完美,又回应了祖父对“上岸人”的人生态度。比如,姑姑面对心魔,不管是选择痛苦纠结还是放手释怀,都不能改变一点——生活总要继续。当她勇敢地将心事告诉了姑父,姑父也理解了她,姑父决定拯救这个家庭,“没有一条路是通向所有目的地的,每个人不免要做出选择,选择了不同的路就会去向不同的目的地,一家人就要走同一条路,点明主题,终极归属是家的团圆”。

  从整体来看,影片充满了对家庭生活的温情表达,借用预告片里的一句话“恩怨流水,一城自有一城愁;凡尘逆风,俗世岂能尽如人”,这其中的深意耐人寻味。